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抗疫日志】用镜头记录抗疫一线感人瞬间
发布日期:2021-09-09

在四季园疫情防控最焦灼的前半个月时间里,我只被安排进去过一次。8月14日,我第二次进入四季园。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我将穿着防护服和工作人员一起,进入楼道记录上门核酸工作。

当天的气温是35度,穿上防护服后不到几分钟,我就感觉全身已经湿透,而志愿者们却早已习惯,拿着工具便向楼栋出发。我跟在他们后面,心里有一些紧张。迈着略微沉重的步伐,我们走到了封闭楼栋。侯雪峰跟我说,“你往外站一点,里面太危险。”说完,他便转身拿出工具开始准备核酸检测。看着他们干脆利落的动作,我心中充满敬佩与感动,是他们日复一日的汗水和努力,练就了现在的熟练。

我所在的小队由三位志愿者和一位医生组成,共需负责三个单元36户的核酸检测工作。这次核酸检测需要挨家挨户上门进行,当我们终于爬到顶楼的时候,汗水早已淌了满脸,护目镜和眼镜被雾气所遮挡,连相机里的画面都已无法看清。但我告诉自己,我必须要用相机记录下志愿者坚持上门核酸检测的瞬间。于是,我将相机画面从小窗口切换到屏幕上,调成自动对焦模式,依据大概的方向感和模糊的画面,摁下了快门键。

扫描身份证、进行检测、封管消毒等等,一系列工作下来需要花费不少时间。等我们将三个单元的核酸检测工作全部完成时,已经过去了快3个小时,而志愿者的脚步也已经有些踉跄。当我们到达指挥部,刚想脱下防护服喘口气时,却得知有三个居民早上去医院透析刚回小区,需要我们现在立刻上门完成。

这一刻,大家真的都累到快要虚脱,坐着大口喘气。短暂的沉默之后,张广才主任率先站了起来,他拿起工具说:“走吧,再坚持一下,我们是党员,这时候不上什么时候上。”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他身上有光。因为其中一位同志身体不适,所以由我代替他进行消毒工作。我放下相机,拿起消毒瓶,跟着张广才主任、桑育春副庭长和医生一起,前往3位居民家中为他们进行检测。“真的谢谢你们了!”最后一户的奶奶弯着腰表达谢意。我们挥手跟她告别后,伴着夕阳往回走,感觉世界都是温柔的。

8月16日,我被安排到四季园小区从事志愿服务,我也借这个机会用镜头记录了一些抗疫一线的感人瞬间。上午拍完核酸检测的照片和视频后,我回到指挥部,看到院领导们坐在桌边,认真指挥着防疫工作,和大家一起站好疫情防控的这班岗。在严肃认真的氛围中,我也迅速调整状态加入“战斗”。夏荷苑和秋桂苑一共有57栋楼,我的任务是帮助张田辉副庭长一起统计每日所有楼栋的核酸检测数据。收集完各志愿者小分队的检测表后,还需要和原有数据进行比对,以确定当日的核酸检测总人数和未完成人员情况。

核准完数据,时间已是中午。吃完饭稍微休息了会后,给居民的套餐便到了,需要及时装卸并运回指挥部进行分装、配送。我便跟物资配送组的吴彪一起前往大门口。因为物资较多,我们骑着三轮,顶着烈日来来回回几趟,终于在天黑之前,将套餐全部分好发送给居民。看着原本堆得小山般的套餐,现在变得一片空荡荡,心底有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

进入四季园小区的第7天,我们得知封闭楼栋里有一位独居的15岁少年,考虑到他不会烧饭,就和王蕾一起给他送去了方便面和亲手做的蛋糕。穿好防护服后,张田辉副庭长问我要不要在防护服上写名字,我说“就写邗江法院战地记者吧!”此刻,我真正体会到了抗战前线记者的感受。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8月20日下午3点,我们接到紧急通知,有几户居民家中的煤气没有了,而充煤气的地方远在杨庙镇,且五点就要关闭。于是我和杨宽永庭长、杨乐天三个人迅速前往居民家中收集煤气瓶。四季园小区部分道路较窄,电动三轮车过不去,只能将车停在最近的地点,用人力搬运煤气罐。顶着烈日,一遍遍抬起沉重的煤气罐,很快手上就满是勒痕。终于,我们在四点半之前收集完所有煤气瓶,装车送往杨庙镇充气。骑着电瓶车往回开的时候碰到了同事,他们问我说,“你不是战地记者吗?怎么搬煤气去了?”我笑着说:“我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在四季园驻守了十多天后,我将这么多天积累的素材进行了整理,想着利用手中的素材进行一些设计,向志愿者们致敬。思考再三,还是觉得海报的效果是最直观的。于是,我利用空余时间,设计完成了18张海报,表达自己对邗江法院志愿者最诚挚的敬意。

著名战地记者罗伯特·卡帕说过:“战地记者手中的赌注就是自己的性命,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离炮火不够近。”在四季园小区驻守的十多天里,我用镜头记录下了志愿者们在一线抗疫的精彩瞬间。虽然有时候也会疲惫和害怕,但我明白,一个拿相机的人,应该肩负起“战地记者”的责任,义无反顾地用手中的纸笔和镜头,记录下在疫情面前,邗江法院志愿者逆行抗疫的感人瞬间!疫情总会过去,晴天终将会来,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些抗疫战斗中无惧无畏的“战士”们,他们值得鲜花和掌声。

邗江法院 童年

2021年9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