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高邮法院联手公安 共同破解执行难 
发布日期:2018-10-16

1

有句老话说,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人还不好找?这要看你找什么人。茫茫人海,有的人要是故意躲起来,还真比三条腿的蛤蟆难找。比如“老赖”。找“老赖”,是执行工作中最耗时耗力耗神的头疼问题。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因为“老赖”之所以能称为“老赖”,就是因为他们撒泼耍赖不要脸。哪种“老赖”最可恨?根据小编的经验,老赖可以分为三种。

第一种是“我是真的没钱,所以我不躲”。这种“老赖”直面执行法官,他们不躲不藏不狡辩,通常就两个字回应“没钱”,要钱没钱,要脸没脸。

第二种是“你找不到我的钱,所以我不需要躲”。这种“老赖”比较狡猾,他们不是没有钱,只是在案发前就通过财产转移等方式让自己名下没有任何财产,执行法官找上门,他们经常是一副“你不能拿我怎么样”的态度。

第三种是“我就是要躲的远远地,你就是找不到我”。这种“老赖”是最可恨的。前两种“老赖”,我们可以通过司法拘留等强制手段,督促他们想尽办法还钱。执行工作中最怕既找不到财产,又找不到“老赖”。这种“老赖”石沉大海音讯全无,让申请执行人看不到一丝希望。

2

对付这种会躲会跑的“老赖”,一开始我们真的没办法找到他们。

以前经常听到申请执行人抱怨,“你们法院连个人都找不到!”我们法院查找被执行人,只能依据申请执行人提供的被执行人联系方式、家庭住址等有限的信息。

“老赖”居住地一换,号码一改,通常就很难找到他们了。虽然也采取了将“老赖”们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措施,但能起到的作用也有限。

通常那些抱怨的话里还会听到“再看看人家公安……”

的确,公安拥有最先进最完善的天网系统,如果能够得到公安的神助攻,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就会如虎添翼。

于是,在去年的9月13日,高邮法院、高邮检察院、高邮市公安局联合下发了一个文件。文件的中有一句话:人民法院需要协助查找失信被执行人下落、扣押失信被执行车辆的,必要时可商请公安机关予以协助。

而公安机关的天网系统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神助攻。对于“老赖”来说,这张笼罩在他们头顶的网,很快就能够锁定他们,随着时间的推移,越缩越小,越缩越紧,让“老赖”无所遁形,最终受到法律的制裁,自觉履行义务。

3

万某被法院和公安拦路截住时,一脸不敢相信。

万某与朱某作为被执行人,按照生效裁判文书需要归还申请执行人79万元。他们名下财产均被其他法院处置,人也处于失联状态。考虑到申请执行人年纪较大,家庭经济窘迫,承办法官请求公安机关予以配合,找到万某和朱某。

与很多的老赖一样,万某以为只要换了手机号码、换了住所,就再也不被找到了,执行活动一时没了进展。

后来,公安机关发现万某在高邮某家宾馆使用身份证登记入住,为避免打草惊蛇,公安机关暗中观察,并通过监控发现万某出门后驾驶一辆车离去,随后,通过对车辆进行监控,终于掌握了万某的具体行踪。

9月25日,中秋节后的第二天,公安机关与承办法官进行对接,准备收网,在路上将正在驾驶车辆的万某截住,并依法对万某实施了拘传。

万某被截住后,第一句话便问:“你们是谁?”第二句是:“你们怎么发现我的?”所有的答案都在那份文件里。承办法官依法对万某实施了拘传,万某被带到法院后,与申请执行人达成了和解。

4

被执行人王某为了躲债,常年都躲在外地,老家周边的熟人都说很久没有看到过王某了,如果不是执行法官一次次地找他,他们已经快忘了这么个人了。

因为找不到王某,他名下也没有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杜某申请执行王某、钱某民间借贷一案陷入了僵局。

申请执行人杜某表示:“就算王某没钱还,我也要找到他这个人,凭啥他在外面逍遥法外!”

经杜某申请,法院向公安部门发送了协助查控函,对被执行人王某的下落进行排查。经过一个多月的排查,公安机关终于摸清了王某在上海的住所信息,并反馈给承办法官。法官第一时间赶赴上海,在王某所在的公寓楼下将王某控制并拘传。

此时的王某一脸懵圈,看着身着制服的法官和法警说道:“我没在上海犯法啊!”

法官亮出证件后,对他说道:“真把自己当上海人了?”鉴于王某仍不履行义务,法院决定对他予以司法拘留15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