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经此一役,倍感珍惜!——一名法官的隔离点抗疫经历
发布日期:2021-10-25

广陵法院 顾斌

我并不惮于写文章,上万字的判决书于我而言,也不算什么,但完成希尔顿欢朋隔离点工作任务并撤离后,对组织要求尽早交出的点位长手记,我却迟迟不愿动笔,甚至不知如何下笔为好,而只是想让内心再静一静,只是想让思绪再飘一会儿,于是一静一飘就过了三天。

其实,不是不想写,而是想写得太多,突如其来的这段战“疫”经历令我刻骨铭心、感触至深,其实写起来切入口可以各种各样,但思来想去,我宁愿用一种老套的“流水账”方式做个手记,因为它可能更朴实,也可能更有利于复盘既往、反思不足并真实地展现心路历程。

图片

图片
一、隔离点前序(7月28日—8月3日)

7月28日下午,提前结束区党代会的广陵法院党组书记、院长黄顺祥紧急召开疫情防控部署会议,通报扬州疫情情况,传达市委、区委要求,对全院作紧急动员并作具体工作部署。旋即,全院第一批志愿者产生,分组后于次日奔赴数个核酸采集点从事管理或维持秩序工作。我已记不清为什么第一批志愿者中没有我(可能是因7月29日我有庭审,也可能是第一批志愿者产生得太快),只记得那几天法院工作群中,滚动式排查登记的被卷入居家而不能走出小区的干警越来越多,志愿服务任务越来越重;只记得单位政治部紧接着根据每日情况又排出了更新过的志愿一组、志愿二组、志愿三组、志愿四组以及缺岗递补后备组。我自己则是于7月30日首次在朱自清中学核酸采集点带队上岗的,那天,我还在乐观地与同志们预估,扬州疫情十来天一定能控制得住。

7月31日主城区按下“暂停键”,8月1日扬州“封城”,8月2日扬州停工停产一天,单位里陆续被卷入居家不得外出的累计则已约60人,一天比一天加码的严峻态势,令我感觉到情况不妙,嗅到了一些战时气息,于是不敢再乐观,对家人也是千叮咛万嘱咐。8月2日早上,经表明防疫志愿者身份、出示工作证,并商请小区大门值勤人员同意后,才能赶至单位,黄顺祥院长此刻则正在考虑“绿码”干警集中居住等问题。8月3日,我原本是朱自清中学核酸采集点的通宵夜班,当天早上我再次赶至单位时,又获知黄院长昨日因知晓其小区出了确诊阳性被封四幢楼,担心次日不能再出小区,已经在办公室睡过一夜。上午十点左右,黄院长向我们尚在院的三名分管院领导传达组织部领导的电话精神——选派由院领导带队的志愿者进驻隔离点,地点待定,与此同时,政治部亦在单位工作群中发出征召通知。一时间,报名踊跃,居家或居社区已不能外出的干警则在群内齐呼“加油”或纷纷留言,令人动容,我则有幸争取到了带领本院抗击疫情先锋队出征隔离点的资格。临近中午,7男2女结构的先锋队组建完毕,9名队员(王涛、徐舒、胥云、徐云晶、郭天星、宋磊、陈悦、李晓)原本承担的核酸检测点等志愿服务工作,则迅速被安排给其他同事接替。

图片
二、皇冠假日酒店隔离点(8月3日—8月14日)

8月3日下午五时许,黄院长一边主持先锋队出征仪式,提要求、重嘱托,一边静待指挥部确定隔离酒店地点。

当晚七时左右,我们法院9人进驻皇冠假日酒店隔离点,与同期而来的区检察院4人、区公安局2人、头桥镇卫生院2人组成了隔离点工作团队。但此时我们猛然发现,面临的困难远远超出预期:该酒店当夜正常住客尚有170名,做成隔离点后将不会有任何员工提供餐饮、清洁服务;“三区两通道”仅有改造计划但尚未改造成型;已配置的抗疫物资数量很少、种类很不全;所有队员对通道众多、内部结构较复杂的酒店环境都很陌生;队员们对隔离点的防疫抗疫专业要求甚至连防护服如何规范穿脱也都很懵……而指挥部则要求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即接收首批隔离人员100余名、且要负责他们餐食、担好安全管理等责任。情况极紧急!我的内心虽迅即涌上无数个惊叹号,但瞬间又明白,扬州的疫情形势一定很不妙了,这里就是战场啊!

“此时不拼何时拼!”混合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强烈责任感、仓促上岗对阵德尔塔所致的些许悲壮感,我与区检察院带队的朱卫明副检察长立即共同牵头开展各项工作:全体队员马不停蹄地了解酒店内部结构及“三区两通道”改造方案;召开会议,群策群力,进行初步的工作分工、明确岗位要求并强调要根据实际的动态情况互相补位;迅速联系相关部门或人员,协调、催促解决迫在眉睫的“三区两通道”改造等问题;接受镇卫生院同志演示的穿脱防护服等培训;凌晨向院党组报告并紧急求援……整个团队忙碌到8月4日凌晨五点才停歇。8月4日上午约十时,首批110余名隔离人员即到达,自此不分昼夜,我们随时接受上级指令,随时接纳隔离人员入住,随时接听和处理隔离人员诉求,随时按要求对隔离人员转送,随时对阳性病例(先后出现6例)等特殊情况进行应急处置;定时送三餐,定时进行健康观测(体温、核酸等),定时进行垃圾清运,定时进行一日数次的常规消杀;及时采集、整理、更新、上报数据,及时学习卫健委、疾控等专业部门通过微信群发来的指导培训文件,及时向单位后援队反馈情况请求援助,及时汇报、联系、协调解决非本团队、非法检两院后援队所能解决的问题(如对阳性房间的专业消杀、紧急上马后硬件欠规范所致的改造等)。

8月3日至8月14日在皇冠假日隔离点工作期间,至少有三大硬仗是刻入我脑海永不会忘记的:一是首批110多名隔离人员入住时的紧急态势,前门在紧张地清退客人,楼上在抢着整理房间,吧台在等着房间清理后的反馈信息才能开出房卡,后门一辆辆大巴车已经下客,一队队身着隔离服的人高温下急急等待入住甚至发出怨言,而我们的法、检两院队员才刚刚学到防护服穿脱要点,还未能完全克服对德尔塔病毒的心理障碍,才刚刚合眼三四个小时,便迎难而上,连带着此后全靠手拎午餐盒送饭上门任务,一干又是连续几小时,那是我们一帮新手的白衣铠甲“处女秀”啊!辛苦何惧,危险又何惧!——当天我目暏一个队员全套防护服下,体力不支面容异常已明显支撑不住,着实心惊,亦是当天我自己也首次体会了全套防护服下在污染区负重工作时气抬不上来的难受感觉;二是隔离点房间四五天后刚刚基本住满,各种信息采集基本到位,队员们长舒一口气——终于可以腾出相当的时间和精力更好地从事其他管理、服务了,但仅过一天,又接紧急指令,于凌晨时段连续工作三小时,才安全有序地转运了102人去往南通;三是8月13日傍晚,区长亲自来隔离点下达紧急任务——所有隔离人员须全部转移至无锡(110人)、镇江(147人),完成任务后工作人员亦得撤离。当夜,九辆(先八后一)转运大巴比原定时间滞后两个多小时,于14日零点之后方抵达皇冠假日隔离点,此时绝大多数隔离人员久等之后已经入睡,是法、检两院的所有队员们在全套防护服下,通宵连续奋战六个小时,安全有序完成了任务,连体力最强号称“法院铁人”(的确也是扬州铁人三项协会副会长)的队员中途都不得不瘫坐在污染区内休息好一阵子才能继续干,何等的意志!——文字表达不出我的愧疚、担心与不得已,受岗位所限,当夜我是在污染区外的出口处,通过对讲机与手机,对内、对外、对上统筹协调,但凭我对自己的认知,我知道当夜若换我在污染区连续工作,我大概率撑不过两小时就必须出来脱衣脱口罩透气。

三大硬仗均系规模大、事态急,且法、检两院的队员们是全员参战(仅十天的日子里,就全员奋战二个半通宵,就甭提其他缺睡眠的片段了)。至于三大硬仗之外的各种艰辛付出,我已无意一一表述,甚至不想突出任何一个队员的名字,因为我深切地知道,每一个人都已竭尽全力!我为每一个人骄傲,是的,每一个!而且,我们都一直知道一人如“中枪”,全部得隔离,整个点就要瘫痪的道理。所以,我们一直同命运,共担当,我们就是一个人人都重要的整体!

图片
三、48小时过渡期(8月14日—8月16日)

8月14日上午10:35分,皇冠假日隔离点工作人员全部撤离,分头前往各自单位预定的宾馆自行隔离,但其中的医护人员则按卫健委的指示,去了其他隔离点增援。随后的48小时,我们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在群内祝贺任务完成、平安回归,开始睡上了安稳觉。

图片
四、希尔顿欢朋酒店隔离点(8月16日—9月13日)

8月16日上午10时15分,指挥部来电,对法、检两院团队下达新任务:进驻希尔顿欢朋酒店隔离点,至于医护人员,另行配置,且当晚就迎接隔离人员入住!中饭前,我们赶到文昌东路5号欢朋酒店,此时,该酒店原正常居住的客人刚刚退房不久,退出的房间还没有整理清理(房间整理完后,该酒店也是不再有任何员工提供餐饮、清洁等服务的)——又是一场需要抢时间先进行“三区两通道”改造、抢时间输送储备各类抗疫和生活物资、抢时间做各种准备的急仗硬仗!我们立刻紧急分工并行动起来。一刻不停地忙到晚上七八点的样子,在看到常州来援的4名护士当晚也到达驻点后,我才有心思将当天的中饭、晚饭连带着一并吃起。

原本我以为,经过前一个隔离点的实战磨炼,我们是“老兵”了,之前的各种困难、德尔塔风险与昼夜辛苦都没能吓住十来天前我们这帮紧急上岗的生手“新兵”,那还有什么能吓到我们“老兵”的呢,结果我错了,我被吓到啦——特别是头几天,我们真的被吓坏啦!

从8月16日深夜11:45起,欢朋隔离点开始不分昼夜,一批批接收隔离人员,但送来的隔离对象太特殊了——上至百岁老人(90岁以上4人,80岁以上比比皆是,70岁以上占总人数的近一半),下至十几天的婴儿;担架抬来的,瘫坐在一辆辆轮椅上的,中风的,残疾的,自带氧气机的;癌症的,颈椎动过手术的,心脏搭有五个支架的,尿毒症必须每两天做一次血透的(4人)……“我的天!我们这是要开医院啊!医生、药物、设备、急救在哪里啊!”这是我当时被吓到后的内心真实写照。更吓人的是,才刚刚入住不久,果然频频有人来电反映身体不适,要药品、要治疗、要特定饮食——紧急统计!紧急上报!紧急想方设法先弄药!紧急对饮食作部分调整!这个点必须把对大面积特殊人群的关注关心作为重中之重!此时,哪还怕什么病毒不病毒,我们对特殊群体自身疾病所致风险的揪心已经远远超过对德尔塔风险的担心。

紧急上报后,指挥部极为重视:及时送来常规药物及部分医疗设备,协调方方面面开设管制药物绿色通道(不很急的个性化药物,则由我们团队及法检后援队根据需求及时地代购、输送)。与此同时,与120急救等部门的联动效率越来越高。8月18日傍晚,武警医院仓海斌医生携护士吕欢前来驻点增援;8月19日下午苏北医院文旦医生前来驻点增援。加上一直极其认真尽责的常州4名逆行医护沈献芳、万文霞、李丹、周华萍,我们内心的煎熬感才大大舒解。油然而然,一种心声非常强烈:医护在,心就安!——无比感谢这些白衣天使在欢朋隔离点日日夜夜的辛勤奉献!

挺过了在欢朋隔离点头几天的内心煎熬后,虽然日常仍处于辛劳忙碌状态,但除了怕危及生命却让我们来不及作出反应的突发性疾病外(尽管我们有24小时值班制,我、朱检及各楼层长的手机号也留在每个隔离房间内),我们已经什么都不怕了——苦,累,熬夜,从我们出征的第一晚开始,就一直被我们踩在脚下;德尔塔,也是我们藐视的对象;隔离人员自身固有疾病,有驻点医护人员和高效的联动机制给我们撑腰!

我们将日常工作越做越好:只要上级有指令,就随时随刻接受新隔离人员入住;4名血透病人每两天一次的送检、迎接归来(须一人一车,凌晨每一个人不同时间点归来是常事),孕妇、产妇的送检、迎接归来,经驻点医生确认过的其他各种病症的送检、迎接归来;日常送餐、送隔离房内所需物品;隔离区与安全区日常垃圾清运、一日三次的消杀;保持与隔离人员的沟通、尽可能予以关心关怀(爱心礼包、书籍资料、儿童鼓励慰问卡、特定人的饮食、生日蛋糕等),频繁处理隔离人员的诉求;学习上级文件、接受网上专业培训、召开工作会议、进一步完善各项工作制度;每日准确及时地向上级各个条线报送数据、信息;随时接受区、市、省乃至国家组的现场检查、督导并及时按要求做进一步的规范、改进;扎实做好日常的近二十项台账……莅临过欢朋隔离点的国家督导组(大连专家带队)、省组(盐城专家带队,在前一个皇冠假日隔离点检查时,就曾表扬过我们)都对我们欢朋点给予很好评价并合影留念。

隔离点内的故事很多:隔离房内一个妈妈带两个小小孩,5岁的阳性,6岁的阴性,两难的妈妈何去何从,凌晨三个小时都无法抉择的故事令我们纠结与泪目;高度自律自爱,真有困难亦为别人着想的八旬老人令我们心怀敬意;以一段美丽的手势舞感恩驻点工作人员的12岁女生令我们念念不忘;谎称心脏有病试图借机外出,挤占驻点宝贵资源的四旬男子令我们恨恨不已;近九旬老太几度在隔离点与医院之间往返医治,住院十余天后特批返乡令我们伤感叹息……

“世上有一样东西,比任何别的东西都更忠诚于你,那就是你的经历。你生命中的日子,你在其中遭遇的人和事,你因这些产生的悲欢、感受和思考,这一切仅仅属于你,弥足珍贵。”

图片
五、隔离点后记

9月13日下午,希尔顿欢朋隔离点完成全部工作任务后撤点,除部分工作人员经对接好社区、医院,选择严格居家隔离或居院隔离外,其他人员集中至宾馆一人一间隔离,这样的隔离是幸福的,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

两个隔离点,525名隔离人员,一段特殊的经历,想感谢的人太多,我一一藏在心里了,即便抗疫艰难时刻我电话里吼过的领导和未曾谋面的同志,其实我同样感谢你们、同样理解你们的艰难、同样知道你们的日夜操心操劳,但该反思的我们还是应该反思,包括我自己。

我已不止一次在朋友圈说过八个字,我仍愿以这八个字作为这份手记的结语:经此一役,倍感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