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战“疫”手记】一名普通志愿者的流水记
发布日期:2021-08-16

广陵法院 陈茜儒

自打这人世间有新冠病毒这玩意,我从来没想过能真真切切发生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生长生活的城市,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

应该是7月28日清早接到的通知,那会刚从父母家出来,因为担心父母的健康码、行程码弄不好,想着提前去给他们把截图弄好。那会也只是扫了一眼单位部门联系群里报送志愿者的名单,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在家门口的十字路口,我拨通了领导的电话,要求前往支援社区。领导总是担心,我的工作太多,我的孩子太小,我先生没有时间,不想再增加我的负担,可是,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的负担,我想做我应该做的事。虽然那一天的自己,也没有想过,自己的城市在未来的这一段时日会变成什么样。

第一轮的核酸检测,可以说是在混沌中产生秩序。没有人有过这样的经验,面对无穷无尽的队伍,面对熙熙攘攘、拥挤不堪的人群,任凭红马甲、红帽子们耗尽喇叭的电量,喊哑所有人的嗓子,到最后用手势比画,人群中的话题始终围绕着那第一位确诊者,有埋怨,有咒骂,也有不解。第一天的“两码”检查加核酸采样码注册,几乎拦住了大部分老年人的步伐,志愿者们一遍又一遍的解释,一遍又一遍的手机操作,十几个小时地站立虽早已疲惫不堪,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然而胸前红烨烨的党徽,却支撑着我们坚持到底。那一天,我们其实都已经做好了拼24小时的准备,后来考虑到时间和精力的问题,晚上十点多我们得到当日检测结束的通知,得以暂时松了一口气。然而,我们仍然低估了这场病毒对这座城市带来的伤害。

图片

(本文作者在志愿服务中)

29号,陆续的一些小区开始实施封闭管理,四季园被封闭管理,菜场停止营业,南宝带被封闭管理……一个个身边的小区开始出现在了官方的公告上。我舅舅一家就住在南宝带,那一天舅舅刚从单位回来,弟弟是扬大医学院的学生,也刚从被支援的南京回来,调整休息了一夜的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未来的十几天甚至更长,将过上足不出户的生活。

我没有办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只是回家告诉家人,不要再出门了,就呆在家。孩子还在懵懂的年纪,知道外面有病毒,不能出门是为了保护自己,毕竟去年过年经历过一次(检查)了。当天,先生就接到了单位集中办公的通知,收拾几件衣服就走了。我手机里的通知就没有断过,索性调成了振动,怕吵着孩子睡觉。我也不敢睡熟,怕错过任何一条重要的通知,这时的自己,内心里隐约有了这是紧张时候的那种心态。

8月1日开始第二轮全民核酸,相较于第一轮,秩序感已经慢慢形成,单位已经安排了换班增援,大家的干劲和信心就更足了。然而,我们万万没有想到当天下午的14时,我们深爱的城市按下了大家最不想按下的暂停键,此后可以说是疯狂增长的病例,让扬州既扬州是个好地方后,又一次短暂地冲上了全国的热搜。有句玩笑话就是最近的扬州人睁眼等病例数字,下午等流调出来,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8月4号三轮检测,6号四轮检测,一轮又一轮的核酸检测,在忙忙碌碌的日子里,就更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单位承担了隔离点的接管任务,先锋队挺身而出,全副武装进驻隔离点。一张张照片,一段段视频里的他们,是笑得,可是看的我们,却哭了。每日不间断的联络物资,拉物资,送物资,他们是笑得,可看的我们却哭了。集中办公生活的伙伴们,默默地支援着社区,支援检测点,他们是笑得,可看的我们,却哭了。每一个他和她,都是舍弃了自己的小家,全力以赴,来保护我们的大家。

图片

这座城市就这么安静了下来,可这座城市的心依旧火热,每一个人都没有放弃,在你肉眼可见的范围内,红色帽子,红色背心,还有必不可少的大白,每一个生活区,不管是社区居民,还是志愿者,自发的遵守每一项管理制度,自发的组织前往核酸检测点,不聚集,戴口罩,一队一队,一列一列。这座城市在网络上又热闹起来了,不再有抱怨与不解,加油鼓气声回荡在每个人身边。我曾经问过我的孩子,妈妈最近不能经常陪你了,你不要怪我,好吗。他却对我说,妈妈做的是对的事,不管怎么样,我都爱你。那一瞬,那么多日的泪水流了个畅快淋漓。

图片

我相信,我的城市很快就会好的,很快,我就可以又带着孩子窜到大街小巷吃到各种好吃的,我可以在入深秋的时候喝上第一口奶茶,我可以过上平淡却值得格外珍惜的生活。你问我是什么让我从第一天坚持到现在,我想,我只是那么多红马甲中的一个,无论多久,我们都会坚持,只是因为,我们对这土地,爱的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