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一带一路”上的新扬州
发布日期:2018-11-12

林芳华


央视节目《国家宝藏》大热,让我对文物产生了兴趣,偶然看到马未都先生的《茶当酒集》,顿觉欣喜。如同作者所言:“随手记录下一段情感当时也许随意,事过多年重睹,亦可能百感交集。”看着书中介绍的文物,我常想象扬州这座城市曾经在历史上扮演过什么样的角色。

扬州是自古以来的商贸中心。

书中大篇幅提到瓷器,而瓷器正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物资。这条连接亚非欧三洲的商路,是古代东西方之间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进行交流的主要通道。因此,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年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合作倡议,积极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

扬州与“一带一路”也有着不解之缘。唐朝时,长江流域以扬州、益州(也就是“成都”)为两个商业中心。安史之乱后,扬州、益州经济地位超过长安、洛阳,产生了“天下之盛,扬为首”和“扬一益二”的说法。元朝时,马可·波罗从陆上丝绸之路来到中国,他的游记中对扬州有着详细记载。明清时,经济繁荣促进文化事业兴盛,出现了以“扬州八怪”为代表的一批文人名家。

扬州更是一座锐意创新的现代名城。

书中提到“佩玉的历史其实非常久远,红山、良渚、殷墟等早期文化中均有佩玉发现。……无不以佩玉为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可见,中国人自古便对玉赋予了浓烈的情感和美好的想象。《书经·禹贡篇》中有“雍州贡琳琅、扬州贡瑶琨”的记载,可见扬州玉器历史悠久,而扬州玉雕更是一绝。扬州玉器艺师创制的白玉《宝塔炉》、白玉《五行塔》、碧玉山《聚珍图》、青玉《百寿如意》、白玉山子雕《大千佛国图》等5件玉器珍品,现收藏在中国工艺美术馆珍宝馆内。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3030枚“金镶玉”奖牌背面镶嵌的玉环就是“扬州工”。玉雕,这一传统技艺的创新,正是扬州城新时代新发展的一个缩影。

扬州在改革开放进程中创造新的历史。

书中有一段落成文于2008年,作者写道“今年是改革开放30年……如果人生的曲线跟祖国上升的曲线吻合,那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事情。”很荣幸,我的人生曲线也与祖国的上升曲线相吻合,也很欣喜,我的人生道路从20岁开始与扬州的发展之路有了交点。2018年,改革开放40周年,扬州城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从老扬州们熟悉的人民商场十字街到热闹繁华的文昌商圈、京华城和广陵新城,从那条最宽处仅有4米的三元巷、县府街到现在东牵江都西连仪征的文昌路,从出行靠汽渡、轮船到润扬大桥通车、扬州火车站建成和扬州泰州机场通航,扬州在改革开放中走向了世界。而世界运河城市论坛的定期召开和世界运河历史文化城市合作组织(英文缩写为WCCO)的成立,都反映了扬州这座城市国际地位的变化。

2018年,也是扬州检察机关恢复重建40周年。40年来,扬州检察机关以服务发展大局为出发点,为扬州城市发展打造了平安、秩序、稳定的法治环境。今后,扬州检察人将一如既往,努力前行,为建设经济强、百姓富、环境美、社会文明程度高的新扬州作出更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