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假如我是当事人
发布日期:2018-03-29


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仇兆敏

在法院审执压力日益繁重的背景下,“假如我是当事人”这个假设命题乍看略显矫情。但若对作为影响法院裁判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重要因素之一的法官和当事人之间的关系进行深层次剖析后,可以发现其中法官实质上处于主导者的地位,那么对这个假设命题的讨论就显得非常必要了。

提笔之前,想起同事们的闲聊,不禁莞尔。众人七嘴八舌,有人说“假如我是当事人,我一定尊重法官,尊重法律”,有人说“我是当事人的话,肯定依法办事,不会无理取闹”…由于职业经历、情感立场等综合因素的作用,大家的回答不可避免地成为“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不切实际,缺少了设身处地的扪心自问,实际上是不知不觉中将这个命题偷换为“我希望遇到什么样的当事人”了。诚然,当事人的素质参差不齐、际遇千差万别,或令人同情,或招人厌恶,清醒理智、言行规范是所有法官对当事人的理想要求——彼时再无缠诉缠访,普天同庆!但是在这一理想要求无法企及的当下,我们不妨时常与当事人进行换位思考,去避免无谓的矛盾、消除无谓的误会。

回忆自己近八年的司法生涯,每天在法院与形形色色的当事人擦肩而过,成为他们或长或短、或喜或悲的人生故事的见证者,曾因他们的握手言谢而满足,曾因他们的谩骂白眼而委屈,也曾因他们的扬言报复而胆怯,却从来没有静下心来问过自己:假如我是他们,有什么希望?

假如我是当事人,我希望得到法官真诚的尊重,获得法官发自内心的尊重、真诚的微笑、耐心的聆听,而不是高高在上的颐指气使。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当事人和法官之间,只有职业、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是互相平等的个体,应当相互尊重。虽然法官对于当事人的诉讼案件享有裁判权,他们的一直裁判小到影响当事人的经济收支,大到改变当事人个人乃至其家庭的命运,但不能因此而盛气凌人。

假如我是当事人,我希望得到法官公平的对待,自己的各项诉讼权利得到法官的平等保障。法官是公平正义的化身,应当依据法律的规定平等对待各方当事人,不能因为个人主观原因或者当事人身份、地位的悬殊而对当事人形成先入为主的有利或不利评价,不能以言语或行为表现出对当事人的好恶偏向。

假如我是当事人,我希望得到法官高效的裁判,自己的案件能够法官及时作出裁判,不要久拖不决。迟来的正义非正义,权利受到侵害,就应及时予以救济,否则就没有正义可言。当事人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选择通过诉讼途径维护自己的权利,很多人可能在有生之年只会打一次官司,所以不论案件标的是大是小,案情简单还是复杂,都希望法官认真对待、及时裁判。

没有当事人,就没有诉讼,法官也就丧失了基本的存在意义;没有当事人,就没有诉讼,法官也就失去了宝贵的积累审判经验的机会。从某种程度而言,当事人之于法官正如病人之于医生:当事人是法官的衣食父母,是法官审判经验得到有效积累、审判能力得到有效提升的不可或缺的动因。我们应当常怀感恩之心,常做换位之思,多一份理解,多一份真诚,在今后的审判工作中认真对待每一位当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