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坚守正义之门——读《法律门前》有感
发布日期:2018-01-08

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 张俊

 

    初闻《法律门前》,内心臆测是寓言类文学作品,读后才发现确是将法律与文学完美结合的精彩篇章。指尖不经意间来回翻阅,它不似一般法学书籍的博大高深,让人有如嚼蜡般乏味,设身处地而言,更像一场叩问灵魂的旅行,促使我对法官职业愈加生发了高度的精神归属感。

   《法律门前》是奥地利作家弗兰茨卡夫卡未完成的小说《审判》中的一部分,由一篇古奥而悲辛的寓言开篇,全文整个情节都是围绕守门人和乡下人这一对矛盾体而铺陈展合,重点描述一个乡下人试图求见法,却终其一生被守门人挡在法的门前的故事。

  毋庸讳言,法律之门是守门人工作和生活的核心,他在职权的约束下,奉行着旨意性的原则,对乡下人入门见法进行着制度性的限制;而乡下人则抱着接近法或是其他诸如与法试探的初衷,通过各种手段与守门人的偏执进行了频繁的碰撞与对抗。法的神圣与人的欲望,就这样自然地浓缩在《法律门前》,无怪乎有人不无夸张地说:“所有西方法律的论述,都不过是卡夫卡的注脚。”

    通阅全篇,守门人给人以呆板、守旧、没有人情味的“士兵”的印象。他拥有权力,却又不知变通,百年如一日把守着一扇大门,使诸多的拜访者望而却步,似“机器”搬重复工作,守护门庭经年往日永无间隙。卡夫卡的守门人只是一种形象比喻,叙述的是西方法律文化现象。而进入法治时代后,如果我们把《法律门前》视为守法执纪的事例典范,在品读的过程中, 总会情不自禁用自身与之比对,穿过字里行间,便成就心灵的洗礼——法官与正义:须臾不离,终身不弃。

  亚里士多德说,“法律就是秩序”。秩序当先的社会竭力培养人们对法的忠诚,并且努力将忠诚变成习惯。正如美国一则案例所述:美国矿工曾因违反罢工禁令而被定罪,矿工们争辩说,禁止罢工的命令违反了宪法。但美国最高法院却指出,矿工们应就禁止令本身上诉,而不应先违反禁止令,再针对定罪上诉。矿工们没有漠视法定程序的权利,更没有将战斗带到大街上的自由。这一裁决所传达的信息是:服从法律才有自由,否则就要面对强制。当整个社会被法律浸润之后,似乎所有的问题迟早都会诉诸司法从而得以解决。在现代社会,法律理当成为所有人遵守的规则,法秩序由此建立,而化身法官的守门人则是这一秩序维护的醒目标识。

    法律是正义的事业,这是法律的训诫。正义首先来源于信仰,惟有信仰,方能召唤人们前赴后继地推崇正义且一路并肩前行。如果法正在潜移默化的规训着人、塑造着人,那必将在每一个理性的人的心目中处于至高无上的地位,它便拥有对于每一个理性的人内心以及行为上的最高规制力。 “法官的人格则是正义的最终保障”,法官的价值所在,不只在于对违法犯罪的严惩,还在于通过案件的裁判让人相信并推动人们内心信仰的形塑,那由法律的意象和正义的庇护构筑的场域,乃是人们能够拥有的“唯一合理的生活世界”。

    司法是忠于秩序和捍卫正义的事业。法官以对秩序的尊重,对法律的敬畏,对正义的执着,坚持职守,为所当为,艰难地、不遗余力地推动法律的发展,促进其合乎人道、合乎正义、合乎法律本身,涓涓细流终汇成海。

    “把手指放在善恶的交界之处,就可以触碰上帝的袍服”,纪伯伦如是写下直抵心灵的箴言。《法律门前》文中闪烁的亮点:那道从法律之门中迸射出来的不灭的亮光,让我的心为之一震,法律殿堂的圣洁和光芒,法治的希望!

  齐格齐格拉尔曾说过:“你不必开始于伟大,但必须为伟大而开始。”法治的正义之路会很漫长,也许需要我们不止一代人的奋斗乃至牺牲。无论时代如何发展,不管流俗如何评价,我们总要有种油然而生的责任感。从我们坚守正义之门的第一天起,根深理想,并深深地珍藏之,默默护佑公平正义的阳光抵达每一寸角落,普照每一个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