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定位与重塑:当代法律人的真正属性 ——以“邹碧华精神”本质内涵为分析视角
发布日期:2017-05-03

扬州市邗江区人民法院谢国儿 

何为法律人的真正属性?这一直是困扰在法律人心间的一大症结问题,笔者也因之故对此保持着久恒的思辨和内在的探寻。有学者说现在的社会虽日新月异,但只是物质上的,精神上却在“脑萎缩”,法律人中见义勇为的少了,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多了;仗义执言的少了,而明哲保身的多了;朝气蓬勃、明智敏锐的少了,而圆滑事故、麻木不仁的多了。若如此,这确是一个社会的悲哀,是一个民族的悲哀!然而,邹碧华同志以其一生的躬身践行,为我们完美定位与重塑了当代法律人应具备的真正属性。

首先,良性的法治信仰。法律人信仰法治,就是法律人往往以法律为标准和尺度来衡量各种事物的是非曲直,遇到问题,首先想到的是法律。而不会如同政治人、经济人一样,首先选择政治或金钱交易途径去解决问题。法治信仰在中国语境下就是要拥护宪法,忠于法律,恪尽职守,秉公办案,清正廉洁,公正司法,为维护社会正义、捍卫法律尊严而奋斗。古希腊学者苏格拉底宁愿按照法律和判决接受死亡,也不逃避求生。这是法律人“信仰法治”的极致表达。

一个让法治信仰流淌在血液里的人,才会视“法”如生命,才会视公平正义为圭臬,才能果断放弃自己的绘画爱好,发出“我要做中国最好的法官”这样的呐喊;才能把断案经验化作如《要件审判九步法》这样的经典之作;才能坚持破解“法官应当如何对待律师”这样的“反常”问题;才能总“不知足”,乐当司法改革操盘手,迎接各种挑战;才能以法治之长远计,言传身教,孜孜不倦,引领培养年轻法律接班人……

无论是做普通法官,还是庭长、院长,邹碧华同志始终坚定法治信仰,恪守司法良知,用全身心的投入践行法治理念,通过调研、微博、培训、论坛、讲座等渠道,传播法治精神,分享研究成果,让每个人都感受到他的法治正能量。“碧血忠魂潜心法治鞠躬尽瘁,华星秋月璀璨人生风范长存”,邹碧华同志为所有法律人树立了一个标杆,也为整个社会树立了一个做人的榜样。我们应像邹碧华同志那样,做一个让法治信仰流淌在血液里的人!做一个真正的法律人!


其次,和谐的政治导向。和谐意味着安宁有序,蕴涵着富足安康,是人们最深层、最终极的内心诉求。法律是一个以多元利益并存为根基的社会调整机制和衡平手段,理性时代的法律人需要在文明的政治机制中通过话语形式参与社会治理。这就要求法律人的属性同时须归合于和谐的政治导向,其体现了法治理性的终极价值所在。故有学者称“对于法官,法条不“重要”,学术批评不重要,甚至舆论对法官也约束不大,司法判决充满了政治性!”

当然必须指出的是这里的政治性不是政党的方针、纲领或政策,不是短期的民粹、不是舆论的狂欢,那只会招来更大的压力而侵蚀司法,而是超越了法条之上的政治敏锐、政治判断与政治考量。简而言之,它不是对现实政治闪烁其词的“欲拒还迎”,而恰恰是超越了现实政治的“独立”判断。尤其是在一些“难办的案件”中,这种政治判断无处不在。而有政治考量或政治判断并不必定是要追求司法政治化,而恰恰是为了避免司法政治化。

邹碧华同志政治立场坚定,始终坚持公正司法,努力做到“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这便是最大的政治性。因此,作为真正法律人应该多多思考法律的政治属性,并藉此助益法治中国的伟大征程。

再次,专业的法治思维。法律人的思维有其非常独特之处,正如有学者指出:就同一法律事实和法律关系,普通人的思维过程犹如“放烟花”,关注重点游移不定。而法律人习惯使用“围棋盘”,严谨和有序。又如判断同一案件,法官思维形象如大象,讲求公正和平衡;律师思维似狼,不断突破框架,寻找甚至创造新事实和证据。可见法律人思维理念因人而异,因职业而异。故法律人思维方式和技能的涵养与生成对于专业的法律人来讲显得尤为重要。

建设一个更加合理、更加有序的法治社会是我们法律人共同的终极目标,我们应努力加强法律人自身的专业素养和法治思维,使得法律将以一种公平正义的负责任的方式被应用。决不能以任何理由做任何有损于法律人的职业素质和法律尊严的行为,同时牢记“永远不要把法律当作谋生的手段”,并以此纯洁忠诚和勤勉神圣的精神行事,在从事的每一项法律业务中,都应对个人行为可能产生的各种法律意义上和伦理学意义上的后果进行评估,应保证尽个人最大努力使法律精神的理念之光照耀每一个角落,从而提升整个法律职业的高尚程度,努力做到让每位当事人明法晰理,胜败皆服,终至和谐共处。

邹碧华同志个人法律素养极高,能将审判实务和法理研究完美结合。其在办理大量要案之余,善于运用法治思维,总结审判经验,出版了《要件审判九步法》、《公司法疑难问题解析》、《基层法院可视化管理》等十多部著作,在各级法学专业刊物上发表论文四十余篇,主持了大量全国、上海法院的重点调研课题。尤其是他的专著《要件审判九步法》,已成为全国民商事法官和律师办案的重要指引。也因其专业的法治思维能力,2009年被最高法院评为首届全国审判业务专家。

最后,正当的人文关怀。倡导人文关怀并非道德对法律的越位,而是法学的实践品格及法律的规范特质综合而成的独特的“运送正义的方式”。若法学教育的产品空有概念逻辑而无人文关怀,则可能丧失人之为人的体认生命感知人世的基本质素,反过来沦为法律的工具。笔者认同用无视人性的尊严去践行法治,是对自己学识和智商的不够尊重。只有对法律怀有深深人文关怀和人性思维的人,才能最终成功挤入真正法律人的行列。

真正优秀的法律人甚至应当是至情至性之人,没有人文关怀的中立,是无助于纠纷解决的中立,是不能令人信服的中立。僵硬的条文不能把握人们的心理,不能尊重当事人的意愿,就不能妥善地平息纷争。只有寻找法律条文背后的精髓与最高的价值,也就是法意人情,它是立法者的价值取向,也是裁判者的价值判断。只有通过法律人的入情入理的诠释才能彰显,才能进一步改变当事人的内心世界,重塑合乎正义的“道德良心”。法律人背靠法的公平正义,又面向人们的情感世界。也就是说,他必须尊重当事人的情感,又必须尊重社会大众的心理。所谓良法,当坚持公平正义;坚持公平正义,当贴近人情,贴近人情才能深入人心。法意与人情,绝非天上与人间,而是入之于情、合之于理。进言之,当法意促成人情的温暖,法意就真正融入人间,法律人也就真正实现了自身价值。

邹碧华同志曾经倾注了大量心血的“上海法院律师诉讼服务平台”已正式上网运行,这一平台形式上表现为“可视化服务”,实质上是体现了“尊重律师的职业权利,尊重当事人的诉讼权利”的人文理念。他曾说“当事人所面对的应是充满人文品格的司法者,而绝非冰冷的法律使用者。也正因如此,当事人所感受到的应是法律对每个人生命、人格、尊严、情感的尊重和保护,以及法律真正的强大力量”。他将“同理心”倾注到法院管理当中,以唤醒法院干警内在的人文激情,并常常提醒身边法官要学会运用心理学方法,让司法过程充满亲和力,这样有助于提高群众对司法的信心,并推动法治信仰的形成。“生命中最为可怕的,是生命热情和诗意向往的流逝”,就是这样一位有着强烈人文关怀精神的布道者,一直躬身践行着弘法之道、为人之道、处世之道。

《孟子·离娄篇》有言,“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良好的法律秩序的确立,不但需要良性的法律规则,更需要与之相配套的法律人存在。尽管世事喧嚣,人生无奈,走在法治的道路上,困难多多疑惑重重,但我们仍然执着于我们的法治信仰。因为我们坚信:不是每一朵花都能代表爱情,但是玫瑰做到了;不是每一种树都能耐得住寂寞,但是胡杨做到了;不是每一个人都会选择作法治的布道者,但是你我做到了。只有拥有这样的心态勇气与远见卓识,我们才能在“后邹碧华”时代重塑自我,真正进入未来法治理想国的“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