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公心在胸,不止一事一案—— 论法官职业的认知和评价
发布日期:2017-03-22

邗江法院见习书记员  吕羚

古人言:生无信仰心,恒被他笑具。对于捍卫社会公平正义的法官而言,坚定地信仰尤为重要,或许对大多数民众来说,法官意味着定纷止息、惩恶扬善的法律执行者,公平正义的居间裁决者,更代表着权力和优势地位,而对于我这样一个刚刚进入司法系统的年轻公务员而言,法官这份职业给我带来更多的是责任感和使命感。

一、我眼中的法官职业

中国的法官来源最早可以追溯到尧舜传说时期的皋陶,在封建时代,法官往往是政治的附属品,法官的身份、地位、思维方式、断案依据甚至存在的价值都时时受到政治的控制和左右,例如法官的角色也常常由地方父母官所代替,除执掌地方行政权,还监管着地方司法权,这也导致了地方的司法裁判往往带着浓厚的政治色彩。近代以来,伴随着中国经济和民主政治制度的发展,我国的法官也开始并逐步用现代法治思想和理念来实现自我的优化、改革和提升。

在现代的法治社会,法官更多的是一个运用法律解决纠纷和矛盾的裁判者,“独立、超然和理性是专业法官的职业本色,也是专业法官威信之基础”。从身份地位上来讲,法官必须保持独立的地位,否则就有可能受到政治利益、商业利益的左右而彻底丧失其公平正义的形象。从职业道德上讲,法官必须保持一颗超然的心态,不为金钱和权力利益所动,不为政治屈服,唯有服从法律和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为己任。从思维方式上来讲,法官必须要保持理性的头脑,不偏不倚,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二、法官职业形象的重要性

法院的主体是法官,“徒法不足以自行”,司法实践的运行基础就是法官的履职过程。群众与法院的接触是以与法官接触来实现,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法官的职业形象代表着法院的整体形象,法官的司法理念代表着法院的司法理念,法院也不可能做到脱离法官个人的形象、公信力基础,而另外构建与法官个体不同的形象和司法公信。首先,公众对司法的印象,来自对法官的印象。从当事人评价的顺序来看,无论当事人是满意还是质疑,首先都表现为对承办法官个人的称赞或质疑,而后转入到对法院的称赞或是质疑,故公众对司法的第一印象,来自于对法官的第一印象,也是司法公信力从公众对司法开始形成认知时产生的初步感受,这种感受与法官的职业形象息息相关,就对法官的职业形象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法官的言谈举止、亲和力、工作效率都会成为公众对司法第一印象的形成基础。其次,公众对司法的质疑,来自对法官的质疑。从网络上产生较大影响的案件及其媒体报道和公众评论的情况来看,如“南京彭宇案”,公众在对法院的裁决结论产生质疑时,舆论发展走向一般是“先骂法官、再骂法院、再骂法条”,法官处在公众质疑的最前沿。所以,法官在受到质疑时的表现与处理方式,直接影响后续舆论发展的方向,影响司法公信力的维护。再次,公众对司法的信任与尊重,来自对法官的信任与尊重。在司法实践中,不同的法官调解率存在明显的差异,其中有调解能力的大小,但更重在的还是取决于双方当事人对法官的信任程度,解调的成功必须建立在双方当事人对法官的信任基础上,很难想象,双方对法官存在猜忌的情况下,如何能在法官的调解下取得共识?可以说,法官调解能力的高低也反映在如何取得群众信任的能力高低上。这种对法官的信任最终表现在群众对法院的信任,表现对法院所出具的调解或裁决结论的尊重并自动履行。

三、成为一名称职的法官应该具备的素质

(一)较强的法律专业知识技能

这里的法律专业知识技能不仅仅是深厚扎实的法学理功底,更多的是严密的逻辑思维能力和较强的实践能力。19世纪的欧洲大陆法典理论认为,法官在审判中的地位应该是消极的、被动的。正如梅里曼所说;“法官酷似一种专门的工匠,除了特殊的案件之外,他出席法庭仅是为了解决各种争诉实施,从现存的法律规定中寻觅显而易见的法律后果。他的作用也仅仅在于找到这个正确的法律条款,把条款和事实结合起来,并对从法律条款与事实的结合中自动产生出来的解决办法赋予法律意义。”不过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洗发法律社会理论的突起,那种视法官为纯粹的自动售货机的法律理论已渐渐被瓦解,著名大法官霍姆斯那句“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的至理名言也得到了更加广泛的认可,因此一个不会总结与积累司法经验的法官难以成为一个法律职业家, 更不可能成为一个履行法官职能的“艺术家”。法官进行裁判活动的核心是将抽象的带有共性和普遍性的法律适用于带有个性或特征的具体案件,实现法律和事实的结合。但这种结合不是简单地将法律条文与案件事实对号入座, 而是运用缜密的逻辑思维和辩证推理的方法,对案件进行分析、认定、推理、确认,查明法律事实,理顺法律关系,找出矛盾焦点,依照法律原则做出正确处理的过程。同时,作为一名优秀的法官,还需要具有丰厚的社会阅历和历练,法律最大的意义是让生命学会自律和敬畏,规范自我行为,敬畏社会,惩前毖后并不是法官的使命所在,法律更多的时候是用来维护社会的稳定和秩序,关注案件本身的特殊性,以公平正义之心,运用法律本身去处理案件,达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平衡才是一个法官的应尽之职。

(二)清晰的法官职业良知

作为一名法官,需要有一颗尊重权利的平等之心,同时也需要实事求是的求证之心和以人为本的关爱之心。平等即是法律的第一要义也是法治精神最基本的内涵,作为法律的执行者,维护平等,尊重和保障双方的权利,法官责无旁贷;事实是法官处理案件的依据,只是本着一颗求真务实之心,最大限度的还原真相,才可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公平正义;关注人的需求和价值,规范和协调人性的冲突以实现人的全面发展,是法官的应然品质。

四、法官职业面临的冲击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法制建设取得显著的进步,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较为完善,在司法理念上也愈加趋于成熟,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理念大多来源于西方,在根植于中国时,本土文化难免会与其发生碰撞,正如梁治平先生所言:我们搬用了西方的制度却不问其精神所在;我们撷取了西方的思想,却先把它放在自家历史的染缸里浸泡。法治是西方文明的产物,是一种中国人基于变法图强的梦想而不得不移植的文明。虽然先进的司法理念在法律职业的精英群体已产生深刻的影响,却无法渗入到一般民众的普遍认知当中,不少法官在日常工作中,都有其司法理念不能被当事人理解的无奈。比如法官群体对“少杀慎杀”司法理念的认同与群众所坚信的“杀人者偿命”的朴素法律观念之间的冲突,又比如法官群体对“应被动司法”的司法理念与群众“当官应为民作主”的传统诉讼欲求之间的矛盾。在这些有影响的案件中,法官的裁判结论完全合乎法律和法理,但公众对裁判结果总是存在这样或那样的质疑,甚至是产生了对于法官廉洁性的质疑,这无疑是对司法公信力的一大伤害。司法结论与效果如果不能被社会大众所普遍接受,那么这样没有群众基础的司法理念都不可能具有生命力。中国的国情以及政权性质也决定了我国不可能照搬西方国家的司法理念,司法工作的路线必须坚持人民性,做到司法的结论符合中国民众的朴素观念,并为大多数民众所接受。结合我国大多数群众在诉讼能力及法律知识上的不足,在诸多先进司法理念中,急需转变的就是“完全被动司法”的理念,从维护实体公正的基础性要求出发,从当前群众的诉讼能力现状出发,法官必须在“能动司法”上有所理解、有所作为,才能满足普通群众对诉讼最基本的实体正义的要求,从而增强群众对法官的信任感。

五、结语

法官是法律的实施者,法律的执行者对法律的信仰决定着司法事业的发展。这就要求法官具有较高水准的职业道德和水平,绝不能把司法仅仅当作是一种谋生手段,而是要将其奉为一项为人民谋利益、为社会求公正的神圣使命,通过教育不断提高法官的道德秀价格,不断加强法官职业培训的针对性,着力增强法官的法律工地、调解能力、审判能力,将法官将忠诚的信念外化为高超的职业技能,才能实现真正的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