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防控疫情的特殊时期浅谈 我国《民法总则》第三十一条的理解与适用
发布日期:2020-03-16

广陵法院  张育飞

摘要

在打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战役”的关键时期,有的父母因患病、疑似患病被隔离,可能导致子女等被监护人无人监护情形,形成了事实意义上的孤儿。因此建议可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三十一条对监护人缺失情况下,设定的临时监护制度,保护被监护人权益。

所谓监护,是指对非于亲权照护之下未成年人及丧失或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为其人身、财产权益而设置的民事法律制度。《民法总则》从第二十七条至三十九条对监护制度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对于完善我国的监护制度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民法总则》关于监护制度的规定

1、法定监护

在朴素的认识中父母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监护人的不二人选,《民法总则》在第27条规定了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在第28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首先由配偶担任监护人,其次由父母担任监护人。在防控疫情期间,有些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唯一监护人因疫情防控需要被暂时隔离,导致被监护人处于暂时无人监护的空档期。这种情形下,监护人是有监护能力的,只是因不可抗力因素暂时无法履行监护职责。对于这种不属于监护人丧失监护能力的特殊情形,维护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权益的职责应当由谁承担,缺乏相应的制度衔接。

2、指定监护

指定监护是指在监护人存在争议的情形下,由相关组织指定监护人。《民法总则》第31条规定“对监护人的确定有争议的,由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指定监护人,有关当事人对指定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指定监护人;相关当事人也可以直接向法院申请指定监护人”,但指定监护的制度适用于在第一顺序的监护人死亡或者丧失监护资格时,其他可能成为监护人的几个人之间又相互推诿或者相互争夺的情形,由相关组织在有能力承担监护职责的主体中指定一个监护人,由此来达到定纷止争,保护被监护人权益的目的。

3、遗嘱监护

《民法总则》第29条规定“被监护人的父母担任监护人的,可以通过遗嘱指定监护人”,遗嘱监护的前提是基于民事法律行为,即订立遗嘱的形式,并非基于法律的直接规定。但遗嘱监护的生效要件比较苛刻:须被指定的监护人同意担任遗嘱监护人,且须具备监护能力,并且能最大限度的保护被监护人的利益。

4、意定监护

《民法总则》第33条规定“成年人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可以与近亲属以及其他有意愿承担监护人的个人与组织协商,并通过书面形式决定自身的监护人”,这一条规定打破了被监护人不得为自己设置监护人的规则,民法总则的上述改变,也是在应对我国人口逐渐老龄化的情形下作出一项突破,为被监护人提供一个意思自治的机会。

二、《民法总则》第三十一条的理解与适用

《民法总则》第31条第1款规定“对被监护人的确定有争议的,由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指定监护人,有关当事人对指定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指定监护人;有关当事人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申请指定监护人”,第2款规定“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民政部门或者人民法院应当尊重被监护人的真实意愿,按照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依法在具有监护资格的人中指定监护人”;第3款规定“在依照第一款规定指定监护人前,被监护人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以及其他合法权益处于无人保护状态的,由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法律规定的有关组织或民政部分担任临时监护人”。从法律体系解释来看,该条规定的指定监护适用的前提条件:(1)被监护人不存在第一顺位的监护人;(2)各有资格成为监护人的人员中,存在争议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此时法律为了更好的保护被监护人的利益,从最有利益保护被监护人的权益出发,从有资格的人员中,确定一名最能维护被监护人利益的人成为监护人。

该条规定在设置指定监护制度的同时又补充设置了临时监护制度。该临时保护监护制度主要适用以下两种情形。第一种情形是《民法总则》第36条规定的,人民法院“根据有关个人或者组织的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此时,人民法院有权按照最有利于于被监护人的原则直接指定临时监护人;第二种情形是《民法总则》第31条第1款规定的监护人被指定之前,被监护人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以及其他合法权益处于无人保护的状态的时期。即临时监护发生在被监护人无人监护时,有关组织或人民法院为被监护人指定监护人之前的空档期。

三、临时监护与指定监护的衔接与完善

《民法总则》第31条规定临时监护的主要目的在于在监护人确定之前的空档期,法律设定一个临时监护人来保护被监护人的健康、财产权。如前所述该条规定设定的指定监护制度的适用情形是:被监护人原有的监护人丧失监护能力或监护资格,而其他有监护资格的监护人之间又存在争议,不能通过协商确定监护人。但在防控疫情的特殊时期,法定监护人因疫情防控需要被暂时隔离,不属于原有监护人丧失监护能力或监护资格的情形,也不属于其他监护人有争议的情形,而是因不可抗力因素导致原有的监护人有监护能力却暂时无法履行监护职责的特殊情形。因此,此种情况下,被监护人的权益保护并不适用《民法总则》第31条中关于指定监护与临时监护的规定。那么,在防控疫情的非常时期,唯一法定监护人因被隔离无法履行监护职责的特殊情形下,保护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权益的法律依据何在呢?

虽然现行的《民法总则》规定的监护制度中,并没有规定监护人因不可抗力因素无法履行监护职责的情形时由谁代为履行监护职责,但是临时监护制度设定的初衷是在被监护人无人监护的空档期临时设定一个监护人来保护被监护人的权益,因此,为了更好的保护被监护人的利益,在紧急的情况下,原监护人无法履行监护责任的情形下,应当由被监护人所在地的居民委员会或者村民委员会担任临时监护人,以及时保护被监护人的权益。也就是说,将临时监护制度扩大适用到原监护人因不可抗力因素无法履行监护职责的特殊情形中,由被监护人所在地的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担任临时监护人,待不可抗力因素解除后,恢复原监护人的监护资格,以便更好的维护被监护人的利益。

另外,《民法总则》第31条设定了临时监护制度,并没有明确规定担任临时监护人的先后顺序,如果将临时监护制度适用于不可抗力因素导致监护人无法履行监护职责的特殊情形,因情况紧急,容易出现各部门之间相互推诿或争夺,导致临时监护人一时难以确定的难题。笔者认为,因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对被监护人的情况比较熟悉,由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或村民委员会担任第一顺序的临时监护人,更有利于保护被监护人的权益,只有在居民委员会或者村民委员会对担任临时监护人存在争议的情形下,再由民政部门担任临时监护人。但居民委员会或者村民委员会担任临时监护人时,民政部门作为行政机关应当履行监督职责。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作者简介:张育飞,广陵法院执行局法官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