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新冠疫情”防控背景下执行和解履行纷争及其审查规则
发布日期:2020-03-23

张俊 江都法院

【案情】

被执行人甲企业与申请执行人乙企业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分两期履行执行标的,经执行法院确认后,甲企业已履行首期义务,但受“新冠疫情”严重影响,履行期限届满之后甲企业无法顺利给付余款。此时乙企业以甲企业不能按时履行和解协议,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

【分歧】

对本案中执行和解纷争如何定性,司法实践中存在争议:

第一种意见认为,被执行人迟延履行和解协议,申请执行人可直接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和解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之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

第二种意见认为认为,本次疫情属于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构成不可抗力,在此基础上,当事人已达成的和解协议,被执行人并非故意拖延履行和解协议或规避执行,应属持续努力、按照协议约定履行。对因疫情影响不能到期履行的,不认定为被执行人不履行和解协议而直接全案恢复执行。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新冠疫情”防控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疫”,其对法院执行工作的影响不容小觑。开工延迟,周转放缓,现金流吃紧,中小民营企业首当其冲;就业受阻、失去收入、偿债压力大,个人的履行能力严重降低,疫情冲击不可避免造成被执行人短期资不抵债或者短暂失去清偿能力。法谚有云:紧急状态无法律。虽然目前尚无司法解释对本次疫情的法律性质进行认定,但基于当前疫情的紧急突发性、高度传染性、中长期潜伏性及广泛传播性,结合各地政府所采取的最高级别应对措施,“新冠疫情”属于合同法上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参照理解,执行和解协议兼具私法性与公法性双重属性,对于之前经营、工作状态良好,有持续还款能力,但受疫情波及出现履行障碍的情况,构成当事人的免责事由。

对于疫情发生之前达成和解协议,被执行人主张因疫情防控原因而不能履行金钱债务,查证属实的,要强化善意文明执行理念,以帮助被执行人顺利渡过难关。根据江苏高院发布的《关于切实做好疫情防控期间执行工作的实施意见》,被执行人因隔离治疗或疫情防控等原因,无法按时履行义务的,执行法院可酌情给予其一至三个月的履行义务宽限期,并应当及时将该情况告知申请执行人。视疫情发展及防控工作的具体需要,执行法院可适当延长该宽限期。

对上述免责事项,被执行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进一步向法院证明自身受“新冠疫情”影响的有关事实性情况,比如因执行政府命令而导致的不能履行,要提交政府的关于交通管制、延迟企业复工复产等文件或者诊断证明、隔离留观证明作为证据。同时,在疫情解除后,被执行人应依法配合申报财产,人民法院应引导当事人积极履行债务,也要制裁拖延或规避执行的行为。

人民法院应坚持公平与诚实信用原则,结合个案案情,分类审查应对,确保实质正义与形式正义相统一。1、被执行人因疫情防控导致履行执行和解协议逾期,向法院请求予以延期的,应予准许。延缓期由当事人双方协商确定,协商不成的,可由法院根据疫情防控的影响程度确定合理期限;2、若被执行人构成瑕疵履行,仅存在轻微的履行迟延,并不致于对申请人权益造成严重损害或导致协议根本目的不能实现,法院应认定和解协议已履行完毕,不应按照生效法律文书强制执行;3、被执行人认可恢复原生效法律文书执行,但推迟履行的,可以不计算疫情防控期间的迟延履行利息。

作者简介

张俊,2011年进入江都法院工作,先后在办公室、执行局等部门工作,2019年11月至今任执行局综合事务管理办公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