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广陵区法院关于审理因民间借贷引发的非法拘禁刑事案件的调研报告
发布日期:2018-04-02

广陵区法院关于审理因民间借贷引发的非法拘禁刑事案件的调研报告

邵宏生

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及其相互之间进行资金融通的行为。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民间借贷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民间借贷规模不断壮大,不仅影响了金融秩序的有序运行,也对社会稳定埋下了隐患,逐渐暴露出许多问题,导致矛盾纠纷频发,人民法院审理的民间借贷纠纷呈大幅上升趋势,而且因民间借贷引发的非法拘禁刑事案件也逐年增加,严重影响了社会的稳定。笔者通过对2010年至2016年广陵法院审理的因民间借贷而引发的非法拘禁刑事案件进行梳理,分析此类案件的现状与问题,寻求妥善审理此类案件的方法与措施,以预防和减少因民间借贷而引发此类刑事案件的发生,努力化解矛盾,切实维护社会稳定。

一、因民间借贷引发的非法拘禁案件的基本现状

非法拘禁罪,是指以拘押、禁闭或者其他强制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广陵法院审理的非法拘禁案件,涉案原因只有两个,一个由被告人胁迫他人加入传销组织而引发,共有12件50人;另一个是被告人为索取债务而剥夺他人人身自由,这里的债务有合法的,也有非法的,如高利贷、赌债等,共有23件74人。

1、案件数量急剧增长。广陵法院2010年审理非法拘禁案件4件21人,其中因民间借贷引发的非法拘禁案件1件3人;2011年审理非法拘禁案件2件13人,其中因民间借贷引发的非法拘禁案件1件4人;2012年审理非法拘禁案件1件3人,均系因民间借贷引发;2013年审理非法拘禁案件4件8人,其中因民间借贷引发的非法拘禁案件3件7人;2014年审理非法拘禁案件2件3人,均系因民间借贷引发;2015年审理非法拘禁案件13件43人,其中因民间借贷引发的非法拘禁案件8件23人;2016年审理非法拘禁案件9件33人,其中因民间借贷引发的非法拘禁案件7件31人。总体而言,因民间借贷引发的非法拘禁案件呈增长态势,而且涉案人数的增幅更加显著。

2、客观行为表现明确。非法拘禁行为只有达到相当严重的程度才构成犯罪。在司法实践中两种表现形式,一是仅有非法拘禁状态的持续,没有暴力、威胁、侮辱等行为,一般以24小时作为成立犯罪的时限;二是非法拘禁时间不长,但有殴打、侮辱、恐吓等行为或者对被害人造成具体危害后果的,原则上没有时间要求,只要一经实施非法拘禁行为即构成犯罪。广陵法院审理的非法拘禁案件中有3件是以非法拘禁持续的时间予以认定的,其他20件除了有非法拘禁状态的持续,还具有殴打、侮辱、恐吓等行为或者对被害人造成了具体的危害后果。

3、被告人依法维权意识欠缺。在所受理的因民间借贷而引发的非法拘禁案件中,被告人普遍都缺乏法律意识,就其债权都没有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来寻求法律的保护。

4、涉及的债务多为高利贷。民间借贷多涉及高额利息,或是所涉及的债务本身就是高利贷,或者赌债等其他债务。涉案的被告人多为民间借贷的债权人,有的是受债权人委托、雇佣而索取债务的。被告人多为社会无业人员、文化程度较低,有不少人有前科劣迹。这些人法律意识淡薄,往往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强行索取债务,从而引发治安案件,有的甚至发展为刑事案件。

5、非法拘禁的暴力程度日益增加。此类非法拘禁案件往往有殴打、侮辱、恐吓等暴力恐吓行为,被害人被剥夺人身自由的时间都不是太长,但近年来,随着受理案件数量的增加,特别是2015年以来,所受理的案件涉及人数激增,案件所涉及的暴力程度也日益增加,从轻微的殴打等暴力行为,发展为造成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

6、都属于共同犯罪。由于非法拘禁行为一人难以实施,在实践中,债权人为索取债务而非法拘禁他人的行为往往是在他人的参与之下共同实施,或者雇佣、授意他人共同实施或单位成员合谋实施。从广陵法院审理的此类非法拘禁案件分析,都属于共同犯罪。即使有些案件只有一名被告人,也只是共同犯罪中的另一名被告人被另案处理而已。涉案被告人少则2名,多则有7名。在共同犯罪中各被告人互有分工,相互协作。

7、适用缓刑比例较高。2010至2016年,广陵法院审理因民间借贷引发的此类非法拘禁案件23件74人,除未审结的1件4人,被判处缓刑的共计46人,缓刑适用率62.16%,高于广陵法院55.16%的平均缓刑适用率。缓刑适用率高的原因除了被告人具有自首、立功、赔偿、被害人谅解等法定酌定情节外,主要是考虑到被害人欠债不还,主观上有过错。

二、因民间借贷引发的非法拘禁案件审理中的问题

1、罪与非罪难以界定。对于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行为的入罪标准在实践中并无争议,主要根据非法拘禁的持续时间和有无殴打、侮辱、恐吓等行为或者对被害人是否造成具体危害后果来界定,但在实践中,对于有些行为人并没有完全剥夺被害人的人身自由,而只是长期限制其人身自由的行为,是否构成非法拘禁罪,存在较大争议。

2、非法拘禁案件所涉及债务能否认定并且是否已经归还难以判断。由于被告人缺乏法律意识,就其债权都没有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并由法院依法进行裁决。在刑事案件的审理中,要区分被告人索取的是合法债务,还是非法债务;对于非法债务,如:高利贷产生的债务,赌博产生的债务,吸毒产生的债务等,对其数额等认定难度较大。有的被害人借钱不还,或被害人认为已经归还全部欠款,但由于所涉及的债务多为高利贷等非法债务,高息化与隐蔽化明显,被告人不予承认。由于双方债权债务关系的性质以及是否偿还借款涉及到量刑,而如何认定双方债权债务的性质和是否归还,在实践中有时不好确定,给量刑带来困难。

3、案件双方当事人的矛盾难以调解。从审理的此类案件分析,在法院阶段能够达成和解的只有7件,只占所受理的此类案件的30.4%。和解率低主要是案件双方当事人矛盾较深。在案件的审理中,由于被告人的行为对被害人造成不同程度的人身伤害,被害人在要求赔偿时,对其所欠债务要求被告人减免,而被告人则认为,其为了索取债务,已经花费了不少费用,又要被追究刑事责任,对于减免债务的要求难以接受。

三、妥善审理和预防因民间借贷引发的非法拘禁案件的措施和建议

民间借贷已经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对于缓解国家借贷资金不足的矛盾,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起到了一定作用。但由于借贷双方对民间借贷的相关法律法规认识不足,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因此妥善审理好因民间借贷引发的非法拘禁案件,对于提高当事人的法制意识,促使当事人依法维权,保障双方当事人合法权益,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1、必须深入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宽严相济刑事政策是我国的基本刑事政策,贯穿于刑事立法、刑事司法和刑罚执行的全过程,是惩办与宽大相结合政策在新时期的继承、发展和完善,审理此类案件必须深入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宽严相济刑事政策是指要根据犯罪的具体情况,实行区别对待,做到该宽则宽,当严则严,宽严相济,罚当其罪。对于实施非法拘禁的被告人,要根据其犯罪事实、犯罪情节、悔罪表现进行综合考量,特别要考虑被害人长期欠款不还这一事实,作为被害人的过错行为,对被告人进行最大幅度的从宽处罚,体现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中的“宽”;与此同时,要以对被告人依法定罪量刑来体现宽严相济中的“严”。另外,要让被害人认识到是其先前的过错行为而导致案件的发生,其也要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

2、提升审执业务能力,公正快捷化解矛盾。对于民间借贷纠纷,民事审判部门在审理时,要加强调解工作,有效化解矛盾纠纷,不能调解的,要及时判决。执行部门要加大执行力度,穷尽执行手段,大办破解执行难的问题,切实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减少和避免因法院的审理和执行工作不到位而引起当事人,采取非法拘禁等手段索取债务等过激行为的发生。刑事部门在审理因民间借贷引发的非法拘禁案件时,在根据现有的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以及司法实践的要求确定被告人是否构成犯罪的前提下,要尽力查明双方的债权债务关系及性质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并在量刑时有所体现。被告人索取的是合法债务的,对被告人在量刑时就要加大从轻处罚的幅度,反之亦然。同时也要推动双方进行调解,一是对于双方债务的调解,二是对涉及人身损害赔偿的调解,将二者结合起来,可以起到良好的效果。同时,法院各审执部门之间,要相互联系,相互配合,保障法律适用的统一性,加强对此类案件的研讨与沟通,统一裁判执行标准,做到审执协调一致。

3、加大法治宣传力度,提高人民群众法律意识。民间借贷活动,由于无章可循,没有固定的格式,大家各司各法,参差不齐,存在较大的风险。要充分利用电视、广播、报纸、杂志、网络、手机等各种媒体对民间借贷的知识进行宣传,积极开展法律咨询,全面提高广大群众对民间借贷的法律认知,使其懂得民间借贷的基本法律常识,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如何应对各种可能出现的错综复杂的借贷纠纷,注意风险防范,把民间借贷的风险降到最低。

4、发挥庭审功能,通过以案说法起到警示作用。庭审是一门比较生动的法制教育课,在审理此类非法拘禁案件时要充分发挥法院庭审活动的教育功能,深入社区、企业进行巡回审判,邀请更多的群众到法院列席旁听此类案件的庭审,加大庭审网络直播的范围和力度,让更多的群众从庭审活动中接受法制教育,了解更多的法律知识,树立依法维权的理念,避免发生因借贷纠纷而采用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手段来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行为。

 

典型案例:

被告人李某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案情摘要:201310717时许至102412时许,林杨、张传宇(均另案处理)与被告人李某因索要债务,和张拓伟、崔奇、顾天宇、岳斌(均另案处理)等人将被害人尤友明非法拘禁于被告人李某位于扬州市渡江南路1604104室的家中。期间,林杨等人多次殴打被害人尤友明。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尤友明外伤性左眼部软组织挫伤和左耳鼓膜外伤性穿孔,损伤程度属轻微伤。案发后,被告人李某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行为。

法院审判:被告人李某为索取债务非法拘禁他人,且具有殴打情节,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拘禁罪。被告人李某与他人系共同犯罪。被告人李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某犯非法拘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正确,应予以支持。据此,广陵法院以被告人李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法院要旨:本案属于典型的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非法拘禁案件,非法拘禁的时间长达14天,是广陵法院受理的非法拘禁案件中时间最长的一例案件,而且被告人等人对被害人还进行殴打,至被害人轻微伤,社会危害性较为严重,考虑到被害人非法拘禁的时间较长,法院依法对被告人从重判处。

 

被告人许某某犯非法拘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被告人蒋某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被告人李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被告人何某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被告人周某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被告人王某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案情摘要:2015 8 15日,被告人蒋某某、许某某商议由被告人李某向被害人徐某索要债务。2015816日至18日晚,被告人李某召集被告人何某某、周某某、王某某等人以索要债务为由,在扬州市枝上泉浴室等处非法限制被害人阚霏、徐某的人身自由。期间,被告人李某通过手机微信、短信等方式向被告人许某某、蒋某某汇报事情进展,被告人蒋某某在微信中要被告人李某等人向徐某要债,但不要打人。2015817日,徐某、阚霏通过被告人李某还款3万元,被告人李某将3万元交给被告人许某某,被告人许某某要被告人李某等人继续向阚霏、徐某要债。2015818日下午,因被告人李某、何某某、周某某、王某某等人在枝上泉浴室消费未结帐,枝上泉浴室报警,扬州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文汇派出所民警出警将双方带到文汇派出所处理,经民警调解,由被告人许某某付款结帐。2015818日晚,在文汇派出所处理结束后,被告人李某受被告人许某某的指使,与被告人何某某、周某某、王某某等人共同将被害人徐某、阚霏带至扬州市广陵区文昌百汇广场大宅门火锅店三楼,后被告人周某某、王某某等人各自离开。被告人李某、何某某等人继续在大宅门火锅店三楼限制被害人阚霏、徐某的人身自由,并多次进行殴打,被告人许某某亦在场。2015 819日晚7 时许,被害人徐某在被被告人李某殴打过程中,坠楼身亡。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徐某系高坠致严重颅脑损伤死亡。

案发后,被告人许某某、何某某、周某某、王某某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被告人蒋某某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被告人蒋某某已赔偿被害人徐某近亲属经济损失人民币60万元,被告人许某某赔偿被害人徐某近亲属经济损失人民币38万元,被告人何某某赔偿被害人徐某近亲属经济损失人民币9万元。被告人蒋某某、许某某、何某某已取得被害人徐某近亲属的谅解。

法院审判:被告人许某某、蒋某某、李某、何某某、周某某、王某某为索取债务非法拘禁他人,其中被告人许某某、李某、何某某在非法拘禁过程中致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拘禁罪。被告人许某某、蒋某某、李某、何某某、周某某、王某某系共同故意犯罪,但被告人蒋某某、王某某、周某某只参与了部分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许某某、蒋某某、李某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依法应对各自组织、指挥、参与的全部犯罪承担刑事责任,被告人何某某、周某某、王某某受被告人李某召集参与非法拘禁犯罪,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减轻处罚。被告人许某某、何某某、周某某、王某某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被告人蒋某某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李某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系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许某某、蒋某某、何某某积极赔偿,并得到被害人徐某近亲属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本案具体情节,对被告人周某某、王某某可给予一定的缓刑考验期限。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许某某、蒋某某、李某、何某某、周某某、王某某犯非法拘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广陵法院依据查明的事实和让据作出了上述判决。

法院要旨: 本案特点是因非法拘禁造成了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是一起有重大社会影响的案件,法院在受理案件后,针对双方的矛盾,积极进行调解,促使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化解了双方的矛盾,使案件的审理起到社会效果与法律效果的统一。

被告人秦某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被告人万某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被告人赵某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拘役四个月;被告人孙赵某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拘役四个月;被告人田某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管制三个月;被告人陈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管制三个月

 

案情摘要:2015 9 15 日晚9 时许,王支桥和他人合伙在扬州市广陵区头桥镇庆丰村双丰组戴某某家中开设赌场,并分别邀约花玉才、张芳等人进行赌博。在赌博过程中,花玉才、张芳输光10000余元后,向被告人秦某某借赌资5000元、向被告人万某某借赌资10000元、向被告人赵某某借赌资8500元、向被告人孙赵某某借赌资5000元、向王支桥借赌资10000元,合计借赌资人民币38500元又输光。随后,被告人秦某某、万某某、赵某某、孙赵某某、陈某(系被告人赵某某女友)等人为索要赌债,限制被害人花玉才、张芳人身自由,强行将被害人花玉才、张芳带上车并开至靠近江边偏僻的地方,被告人秦某某、万某某等人采取殴打、辱骂、威逼等方式,逼迫二被害人归还赌债,搜走二被害人银行卡、汽车钥匙等物品,并迫使二被害人打下借据39000元。此后,被告人秦某某、万某某、赵某某、孙赵某某、陈某等人又将二被害人带至扬州市广陵区红桥集镇帝都商务宾馆8516 房间内,限制二被害人人身自由,并继续向二被害人索要赌债。9166时许,被告人田某某.(与被告人万某某妯娌关系)至宾馆房间内,向二被害人索要赌债并打了被害人张芳耳光。

另查明,公安机关接报警后, 2015716日上午730分左右至现场,被告人万某某、赵某某、孙赵某某、田某某.、陈某在现场被带至公安机关,被告人秦某某自行至公安机关,六被告人归案后均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

法院审判: 被告人秦某某、万某某、赵某某、孙赵某某、田某某.、陈某为索取债务非法拘禁他人,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六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拘禁罪。六被告人共同故意实施犯罪,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秦某某、万某某是主犯,依法应按其各自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赵某某、孙赵某某、田某某.、陈某是从犯,依法应从轻处罚。六被告人为索要赌债非法拘禁他人并具有殴打等情节,应从重处罚。被告人秦某某在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赵某某、孙赵某某曾因违法、犯罪受法律处罚,酌情从重处罚。被告人秦某某主动至公安机关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万某某、赵某某、孙赵某某、田某某.、陈某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均可以从轻处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秦某某、万某某、赵某某、孙赵某某、田某某.、陈某犯非法拘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正确,本院应予支持。广陵法院依据查明的事实作出了上述判决。

法院要旨: 本案的特点是因索取赌债而引起的一起典型的非法拘禁案件,对于赌债法律上是否予以保护,在本案的审理中并未涉及,但因为赌债属于非法债务,被告人因为索取赌债而非法拘禁他人构成非法拘禁罪的,在量刑时要作为加重情节对被告人进行从重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