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新常态下普通刑事犯罪新特点及应对措施
发布日期:2018-03-26

新常态下普通刑事犯罪新特点及应对措施

——以高利贷引发的犯罪、网络犯罪、毒品犯罪为视角

华桂祥 李响

 

全球经济危机的大爆发宣告了世界经济步入“大调整”与“大过渡”的时期。这种大时代背景与中国阶段性因素的叠加决定了中国经济进入增速阶段性回落的“新常态”时期,并呈现出与周期性调整不一样的新现象和新规律。在经济新常态下,普通刑事犯罪表现出来的主流趋势更倾向于以下几个方面:

一、犯罪数量呈现越来越多,并逐年持续增长趋势

据统计分析,近几年来,因高利贷、网络、毒品而引发的犯罪愈演愈烈。近三年来,扬州法院共办理因高利贷(超过银行同期贷款利率4倍)引发的刑事犯罪案件44 件85 人,其中2012 年11 件18 人,2013年13 件31 人,2014 年20 件36 人。自2012以来,扬州市两级法院共受理毒品案件129件146人。其中24名涉毒犯罪数量大、次数多、累犯、毒品再犯的涉毒犯罪分子被判处七年以上较重刑罚;2013年,扬州市两级法院共受理毒品案件142件184人。其中32名涉毒犯罪数量大、次数多、累犯、毒品再犯的涉毒犯罪分子被判处七年以上较重刑罚;2014年以来,扬州市两级法院共受理毒品案件162件163人。其中21名涉毒犯罪数量大、次数多、累犯、毒品再犯的涉毒犯罪分子被判处七年以上较重刑罚,且大宗毒品共同犯罪比例较高,逐步形成了团伙化趋向,中级法院审理的4件一审毒品案件,均为团伙犯罪,而且涉毒数量巨大,最多已达到两千余克冰毒。在毒品种类方面,传统毒品海洛因比重下降较大,只占6.2%,人工合成的新型毒品冰毒(主要成分甲基苯丙胺)、麻古(主要成分甲基苯丙胺、咖啡因)、K粉(主要成分氯胺酮)、摇头丸(MDMA)占93.8%。此外,吸毒人员将国家管控的容易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精神药品作为传统毒品的替代品情形亦有发生,毒品种类多元化特征愈发明显。

二、犯罪手段呈现多样化

大部分犯罪手段我们相对熟悉,而少部分“新型”手段则需要侦查人员的“火眼金睛”。就高利贷犯罪而言,犯罪手段呈现“两强”特征。利诱性强,高利贷利息远高于同期银行贷款利率,一般年息为18%-30%,有的月息达到5 分、10 分,如吴凤鸣诈骗案中月息是8 分,10 分,2 件赌博案件中日息3 分。隐蔽性强,现在的许多高利贷债主也知道法律规定超出银行同类利率四倍的利息部分不受法律护, 为了逃避法律规定的制约,许多高利贷借贷债主不签订贷款合同,把借贷凭证写成借条,不标明是高利贷借贷,更不标明借贷利息及计利方式, 给借贷披上合法的外衣,一旦闹出纠纷对簿公时, 由于没有足够的证据,高利贷债主们往往能够回旋自如,轻易地逃过法律的制裁。放贷者以各种名义欺骗误导他人,一旦资金链断裂,便拆东墙补西墙,使得犯罪在长时间内难以被觉察;

网络犯罪,顾名思义,通过网络手段进行犯罪。从统计案件的犯罪手段上看,基本属于传统犯罪类型网络化的模式,并未脱离犯罪构成要件的认定,只是以网络作为新型的技术手段、犯罪工具或者虚拟场所。网络犯罪的最初表现形式,以黑客行为居多。主要表现为对计算机信息系统的危害方面。近年来,网络犯罪逐渐向其他犯罪对象及领域蔓延,如通过网络实施的侵犯他人财产权利及人身权利的犯罪增多,并逐渐表现为网络犯罪的主要形式。多通过广告牟利进行犯罪。被告人单独或共同通过互联网架设网站,以传播淫秽电子信息或者提供淫秽电子信息链接的方式,上传淫秽图片及视频文件等内容,并以牟利为目的,通过注册、审核后加入广告网站,获取广告代码投放广告,提高广告点击量获取佣金,谋取不法收益。但是也出现了纯粹以网络衍生物的犯罪对象的新类型犯罪,对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犯罪所获取的数据进行倒卖的行为依法认定为掩饰、隐藏犯罪所得罪。

同时现代社会智能化的普遍应用给网络犯罪带来了便捷。利用高科技,微波通讯;使用计算机终端以及媒体、卫星等智能系统进行犯罪。所谓的便捷,不仅包括痕迹较轻,如窃取数据、信息等犯罪行为,一般不会对侵害对象电脑造成有形的破坏痕迹。更因其犯罪过程短,可能几秒钟便能进行犯罪,速度更快,导致犯罪活动不易被发现。不仅犯罪人员的隐蔽性很强,犯罪过程的隐蔽性更强。最后,毒品犯罪的手段比较高超。毒贩运输毒品往往是自备车辆或路边搭乘汽车环环转接,或者通过高速发展的现代物流寄送毒品。现在则出现人毒分离、邮政快递的方式藏运毒品。比如将毒品伪装成糖块、奶粉,有的将毒品装到普通的茶叶袋中后,再进行密封等。为逃避警方打击,交易地点经常流动,交易方式相对隐蔽,给侦缉工作增添了难度。

三、犯罪主体多为团伙作案,部分犯罪的被告人年龄趋于低龄化

高利贷犯罪通常是犯罪集团形式,分工明确,任何人都可能参与犯罪,大多为共同犯罪。网络犯罪形式上共同犯罪居多。计算机网络作为一种新型的通信工具,为传统的犯意联络建立了新的方式,犯罪人之间沟通更为便利,在评查的47件案件中,一案涉及多被告人的共同犯罪案件13件,占全部犯罪27.66%。虽然有的案件被告人为一人,例如江都法院审理的非法买卖弹药罪、高邮法院审理的非法买卖枪支罪中,实际上仍然为共同犯罪,只是由于各被告人归案时间不同而进行了分案处理。因此网络犯罪在犯罪组织形式上共同犯罪较多。

2:据被告人数分类图

主体职业稳定年轻化。46名涉案被告人多数为青年人,80后、90后39人,近半数以上为高中以上学历,其中高中学历6人,大专学历12人,大学学历8人。涉案被告人涉及社会多个层面,除部分为在校在读大学生外,均具有相对稳定的职业和谋生渠道,其中不乏社会白领,甚至有国家公务人员。 毒品犯罪中,共同犯罪以团伙的形式从事毒品犯罪,虽然不具有犯罪集团的组织性、严密性和稳定性等特点,但其纠合性很强。有的甚至由同一家庭或同一家族的众多成员共同参与贩毒活动。由以本地人为主,向以流动人口居多转化,甚至有台湾同胞、外籍人员参与。绝大多涉毒犯罪分子系社会闲散人员,年龄一般在31岁至39岁之间。就扬州市各地区统计来看,毒品犯罪的平均年龄相差不大,更有地区呈现出犯罪年龄越来越低的趋势。如仪征犯罪平均年龄2012年33岁,2013年31岁,2014年31岁;江都犯罪平均年龄2012年34.6岁,2013年36.2岁,2014年35.3岁;宝应犯罪平均年龄2012年39岁,2013年35岁,2014年32岁。从扬州市的数据统计中,我们可以想到,全国的犯罪平均年龄也相去不远。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危险信号,未表明出来的甚至有很多女性被动地参与贩毒,受人利用,受人指使,充当运输毒品或者联系买主的角色。他们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且常常是自己先吸食毒品成瘾,为维持吸食毒品的资金来源,兼采用以贩养吸的方式。各基层法院一审的毒品案件,以零包贩卖为主,涉毒数量相对较小。

四、犯罪管辖权的争议较多

就毒品犯罪而言,犯罪分子由于已经掌握警察的一般侦查规律,许多犯罪分子并不是固守一方,跨省跨市作案尤其频繁。他们通常是流窜作案,居无定所。就管辖权而言,许多犯罪分子并不能直接由被告住所地法院管辖,而必须由犯罪行为发生地法院进行管辖。因其涉案人数众多,分散式审查并不有利于法院的集中审判,效率得不到提高。网络犯罪的管辖和毒品犯罪有异曲同工之处,他们很少使用固定的IP作案,因其风险太高,通常是频繁更换,有些地址甚至还在国外,这样就不利于对犯罪的管辖。找到网路犯罪分子的犯罪行为发生地,不仅方便了公安的审查,更是提高了破案的效率。关于这些犯罪的管辖权,犯罪行为更方便某地公安审查,就选择某地法院管辖。

就新常态下犯罪类型的具体情况与特点体现出的问题,提出以下一些建议。

一是完善法律规范,解决法律冲突,使得惩治高利贷犯罪的法律适用明确。目前我国调整民间借贷的法律规范还存在明显不足,法律规定少而分散、不成体系,以司法解释为主,有些法律规定存在冲突。例如,非法经营罪的最高刑期可达15年,而高利转贷谋利罪的最高刑期只有7年,高利贷是以自有资金来放贷,而高利转贷谋利是套取金融机构的资金放贷,后者的危害性更甚于前者,但是在量刑时,非法经营罪的最高刑高于高利转贷谋利罪。对于情节严重的高利贷经营行为,挂靠非法经营罪第四款“其他严重违反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存在适用法律模糊的弊端。上述法律缺陷,有待于有关部门颁行司法解释解决。一方面,要依据罪刑相适应的原则,解决非法经营罪与高利转贷牟利罪的刑期之冲突;另一方面,可以将向不特定多人、多次发放高利贷,严重破坏金融秩序的行为,明确规定为非法经营行为之一,使得以非法经营罪惩处高利贷犯罪有理有据。

二要加强网络道德宣传教育,倡导自我监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指出:“要引导网络机构和广大网民增强网络道德意识,共同建设网络文明。”要加强网络道德宣传教育,教育广大网民什么是正确的上网方式和行为,什么是错误甚至是违法的上网行为,在全社会营造“合法上网、文明上网”的网络使用理念,要加强对网络运营商的教育,引导他们提供积极向上的网络产品和服务,杜绝为网络暴力、色情提供便利条件,要特别加强对未成年人的网络道德教育,努力营造有利于未成年人成长的网络环境。建议将网络道德和法制教育纳入国家全民普法教育、计算机职业技术教育培训、国家公务员培训中去,扩大宣传力度,要进一步发挥好中国互联网协会的作用,引导督促其起到“服务互联网行业发展、服务网民和政府决策”的作用,形成对网络不良、不法犯罪行为“人人喊打、人人敢打”的全民斗争环境。要加强网络安全教育,培育网络安全意识,普及基本的网络安全意识,让网民能正确运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增强自我保护意识,提高网上自我防范能力。要加强区域和国际合作。一个网络犯罪可能涉及到多个省份甚至涉及到多个国家。要加强地区间、国际间的交流配合,建立联合打击网络犯罪的高效配合机制。首先要加强国内的协作配合,强化各省市的交流合作,进一步密切公安、检查、法院系统对侦查处置网络犯罪案件的长效性配合机制。再者要加强国际间的交流合作,积极建立防范打击网络犯罪的多边国际协作机制,提高国际社会打击网络犯罪的能力。

三是积极参与禁毒工作的社会综合治理。紧紧围绕全民、青少年、吸毒高危人群三个“关键点”,认真贯彻“打防结合,预防为主”的方针,充分利用刑事审判职能,开展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禁毒宣教活动,弘扬法治,震慑犯罪,努力形成人民法院依法严惩毒品犯罪的强大声势,从而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拒毒、防毒意识,营造禁毒人民战争的浓厚氛围。在审理毒品犯罪案件过程中能够严格体现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功能,要根据犯罪的具体情况,实行区别对待,当严则严,该宽则宽,重点打击和孤立极少数职业毒犯、毒品再犯、累犯、主犯等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社会危害严重的毒品犯罪分子,注重教育、感化和挽救大多数涉毒品人员,最大限度地减少社会对立面,充分发挥刑罚惩治和预防犯罪的作用。要严厉打击幕后组织、策划和指挥者,对组织利用、教唆孕妇、哺乳期妇女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从重处罚;对孕妇、哺乳期妇女参与毒品犯罪情节较轻的,或者具有自首、立功、被胁迫参加犯罪、坦白等法定或者酌定从宽处罚情节的,依法予以从宽处罚。对刑法347条规定的毒品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武装从事毒品犯罪的犯罪分子,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的犯罪分子以及严重的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或逮捕的犯罪分子,都要根据案件事实,从严惩处。而对于那些因生活窘迫,意志不坚定而偶尔从事毒品犯罪的犯罪分子,则应当适用轻缓的刑事处罚。不过在实施宽严相济形势政策时,必须兼顾犯罪控制的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