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浅析反担保人向债权人代为清偿后的追偿权
发布日期:2018-03-16


高邮市人民法院周启泉

一、案例:

A、B、C订立借款合同,其中,A是债权人,B是债务人,C是担保人。B、C、D、E订立反担保合同,反担保人为D、E。债务到期后,因债务人B下落不明,担保人C要求反担保人D向债权人A偿还债务,反担保人D随后直接向债权人A偿还了债务。现反担保人D向另一反担保人E追究偿,要求其承担一半的反担保债务。

E认为,D不应向A偿还债务,因为D与A之间没有合同关系。只有在C向A承担了担保责任后,C才可以向D、E行使追偿权,此后,如果D全部承担了反担保责任,才能向E追偿相应的份额。故请求法院驳D的诉讼请求。

D认为,B下落不明,C暂时无力偿还,现C要求其直接向A偿还借款,D代为直接偿还并无不当。理由:一、D是反担保人,C如果向A还款后还是要向D、E追偿,现由D代替C直接向A偿还,并未增加D、E的负担,还减少了中间环节;二、D替C直接代偿,法律并无禁止;三、直接代偿,还可以减少因B、C延期偿还主债务产生的利息负担或其它损失。

二、本案焦点问题及不同意见:

本案的焦点在于,D向A履行债务这一行为性质的认定。对于这个焦点问题,存在三个不同的观点:

1、D并非借款合同当事人,D向A还款,是D主动加入到A、B、C债务关系中,属于债务加入,是D个人的单方行为,与E无关,对E不产生约束力,D无权据此要求E承担一半的反担保责任。

2、在C未承担担保责任时,D并无义务承担反担保责任,D提前履行了反担保义务,法律虽无禁止,但D不能据此向E追偿相应的份额。因为,D的提前清偿,放弃的是其自身的可以要求C先向A清偿的抗辩权,该提前清偿行为,并未征得E的同意,故清偿行为的后果应由D承担。E在C未向A承担担保责任前仍享有抗辩权,D无权向E追偿。

3、D应C之要求履行义务,是代为C履行义务,其代偿行为实际上简化了由C向A承担担保责任后再由C向D、E追偿的过程,所以应视为C已经变通承担了对A的担保责任,并已向D追偿到位。

三、正确处理本案要理清几个问题:

1、关于担保人向反担保人追偿的前提。反担保是指为保障债务人之外的担保人将来承担担保责任后对债务人的追偿权的实现而设定的担保。从定义可以看出,担保人向反担保人追偿的前提是,担保人已经承担了担保责任。在担保人未承担担保责任时,如果担保人向反担保人追偿,则反担保人享有抗辩权。最高法院(2014)民申字第1298号民事裁定书(钱云富与湖北汇城置业有限公司等追偿权纠纷案)中也印证了此观点:“反担保人承担反担保责任应以担保人已承担保证责任为前提”。

2、关于先行承担反担保责任的反担保人向其他反担保人追偿的前提。《担保法》第四条规定,“反担保适用本法担保的规定。”《担保法》司法解释第20条规定,“连带共同保证的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向债务人不能追偿的部分,由各连带保证人按其内部约定的比例分担。没有约定的,平均分担。”由此可见,先行承担反担保责任的担保人向其他反担保人追偿的前提是,担保人已经承担担保责任,并且该反担保人已经向担保人承担了反担保责任。否则被追偿的反担保人对向其追偿的反担保人享有抗辩权;

3、关于反担保人对担保人承担反担保责任的程序:(1)先由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然后由担保人向反担保人追偿。这是反担保人向担保人承担反担保责任的通行程序;(2)反担保人应担保人之要求,直接向债权人清偿。虽然担保人未履行担保责任时,反担保人对担保人要求其履行反担保责任享有抗辩权,但这与反担保人应担保人之要求,直接替代担保人偿还主债务并不矛盾。反担保人可以通过直接向债权人清偿债务来承担反担保责任的理由在于:a.法无禁止。反担保人承担反担保责任一般发生在担保人清偿主债务后向反担保人追偿时。但法律并未禁止,在担保人尚未清偿主债务时,要求反担保人代其向债权人直接清偿,当然,对于担保人的这一要求,反担保人可以拒绝,也可以接受,换言之,反担保人对担保人未先予清偿主债务的事实可以行使抗辩权,也可以放弃抗辩权;b.简化了偿债环节。由担保人向债权人偿还,再由担保人向反担保人追偿,与由反担保人直接向债权人清偿并不矛盾,后者还简化了程序;c.并不对其他反担保人利益造成损害,相反可能减少债务的负担。反担保人直接向债权人清偿并不加大其他反担保人的负担,同时,如果主债务不及时清偿反而增加了利息负担;d.诚信意识的体现。反担保人实际是债务人设立的为担保人提供担保的担保人。当债务人不能清偿债务时,反担保人应担保人之要求,积极地向债权人偿债的行为,也体现了诚信的意识。

终上所述,反担保人应担保人之要求向债权人履行债务的行为,可以视为担保人向债权人履行了担保责任,并从反担保人处得到了追偿。在上述案例中,不能将D向A清偿债务的行为,简单地视为债务加入,毕竟,D是基于借款合同以及反担保合同的存在,并在C的要求下清偿了主债务。同时,D的直接代偿行为,具备合理性,简化了程序,法律并无禁止,D放弃对C的“C应先向A偿还后才能追偿”的抗辩权,也无须事先征得E的同意。而且如果E在D向其追偿时,行使所谓抗辩权,强调C并未先行偿还以及D未在C先行偿还的情形下而直接向A偿还,并无实际意义,因为,即便D不直接向A偿还,D也可以先将款汇至C,由C汇至A,然后再由C向D追偿。所以第一、二种观点是错误的。在D依C之要求向A代为清偿后,E应有义务向D承担其应当承担的担保份额。

高邮市人民法院周启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