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关于我市网络金融犯罪的调研
发布日期:2017-04-24

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随着网络技术、网络经济的发展,第三方支付、网络信贷、众筹融资等网络金融业蓬勃发展,在互联网金融的热潮下,金融犯罪,特别是网络金融犯罪不断滋生和蔓延,逐渐成为阻碍网络金融发展的瓶颈。因此,如何从我市实际出发,预防和治理网络金融犯罪,维护金融秩序,推进网络金融可秩序发展,成为我们亟待解决的重大课题。

一、扬州法院三年来涉金融犯罪案件的基本情况

近三年来,金融犯罪案件主要集中表现为金融诈骗案件和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类案件,案件数量逐年提升,2013年到2015年,两级法院分别受理上述两类案件37件、47件和72件,同比分别增长了10%、27%和53.2%。今年截止目前已受理两类案件19件。从案件类型看,主要包括信用卡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骗取贷款以及非法经营等犯罪案件,其中在案件数量上以信用卡诈骗案件占多数,以2015年为例,两类案件共72件,信用卡诈骗案件为46件,占两类案件总数的63.9%。

上述案件中,以传统犯罪手段为主,但以互联网为平台或利用互联网、多媒体技术的刑事案件数量近年来有逐步上升趋势,犯罪手段多样,有向社会各领域渗透倾向,值得关注。近三年来扬州两级法院共受理涉互联网金融犯罪案件28件:其中非法经营案件17件;诈骗案件4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件;组织领导传销4件;开设赌场案件1件。具体表现为有:利用虚拟交易平台,捆绑第三方支付平台,骗取客户资金;利用虚假订单交易骗取客户定金、合同履约金、货物保证金;非法代理境外交易平台,在国内进行股票、期货交易;非法架设第三方交易支付平台为非法经营活动提供资金支付结算业务,从中收取手续费牟利;利用互联网开设赌场;利用互联网网站发布虚假信息牟利等犯罪活动。

二、涉互联网金融案件主要特点及影响

1、犯罪速度快、范围广,对金融管理秩序冲击大。犯罪嫌疑人利用计算机网络技术和多媒体技术借助第三方支付平台,在短时间内就可完成非法行为,影响广泛、监控难度大,严重冲击金融监管秩序,对金融安全的危害不容小觑。例如:被告人全建平等人非法经营案中,被告人非法利用境外公司网络平台,成为其代理商,非法从事股票、股指、期货交易,发展股票投资客户、股指期货客户近500名,股票、期货交易量达数亿元,非法获利30余万元,不仅增加了投资者的交易风险,也严重威胁到证券交易市场安全。

2、犯罪后果呈现延伸和扩大趋势,社会危害严重。网络金融犯罪不少为涉众型犯罪,如网络传销、利用网络实施的集资诈骗等,这类案件涉及面广、受害人多,危害性大。如王建国、张德林等人非法传销案中,被告人利用其成立的公司,利用设置好返佣、奖励模式的系统,以经营O2O(即Online To Offline,也就是将线下上午的机会与互联网结合在一起,让互联网成为线下交易的平台)模式的电子商务的名义进行传销,案发时直接、间接发展各级会员合议数千名。因这类犯罪被告人具有极大的不特定性,很多是老年人、离退休人员、失业人员、低收入人群等,本身经济状况不好,往往是动用一生积蓄参与投资活动,投资泡沫破灭,导致其日后生活保障受到严重影响。另外,在没有其他索赔渠道的情况下,一些受害人选择上访,极易成为诱发金融风险和社会不稳定的重要因素。

3、互联网犯罪案件相互交叉、复合型案件多发。为了让被害人相信,部分互联网诈骗案件涉及到伪造证件、印章等犯罪行为;部分互联网诈骗案件利用购买虚拟游戏点、卡等行为,进行洗钱活动,经过多次转换,增加了犯罪侦查以及犯罪金额的确定难度;部分非法经营案件本身即是为另一非法经营活动提供便利行为,例如,被告朱世文未经批准,在互联网上通过“易宝”接口非法架设第三方交易支付平台,利用该平台为非法经营网络私服外挂的商户与游戏玩家之间提供资金支付结算业务,从中收取手续费牟利。

4、犯罪手段多样,隐蔽性强,干扰了正常网络交易行为。从审理的互联网诈骗案件看,手段多样,花样翻新,包括“网络购物诈骗”、“股票”诈骗、“虚拟游戏装备”诈骗、“高校招生诈骗”等犯罪活动,影响了社会公众利用互联网正常的交易、学习、娱乐活动。例如,被告人施军桥等诈骗案件,被告人非法获取手工艺品代加工的公司网站的“客户”信息后,组织人员与“客户”进行联络,向客户虚构所谓“招商部”、“物流部”、“市场部”及部门联系方式,通过环环相扣的虚假陈述印证,以定金、合同履约金、货物保证金等名义骗取被害人钱款。

5、专业化、集团化趋势明显。网络金融犯罪是利用网络专业知识,以计算机为工具所实施的金融犯罪,是金融犯罪与网络犯罪的一种复合体。一般来说,这类犯罪通常具备两方面条件,一是熟悉金融业务,二是熟悉并可熟悉操作计算信息网络。从审理的案件看出,这类犯罪的被告人主要集中在20-35岁之间,大多具有初中以上文化程度,能熟悉运用计算机网路,呈现专业化趋势。此外,从近年来审理的网络诈骗案件看,涉及犯罪人员众多几乎是共同特点,且犯罪日趋职业化、组织化和智能化。实施过程中各种角色都有专人扮演,甚至同一诈骗团伙分处各地,协同诈骗。

三、涉互联网金融案件发生的原因分析

从案件审判过程来看,近年来该类案件多发的原因主要有:

1、民间投融资渠道狭窄,市场机制不健全。由于银行信贷准入门槛高、手续复杂,导致资金供求关系失衡,融资渠道不畅。另一方面,银行存款利率持续走低,能够保值增值的投资和理财方式十分有限,大量的民间资本与中小企业需求急、总量少的特点相契合,催化了民间借贷市场的活跃,为非法集资等金融犯罪滋生提供了现实土壤

2、网络交易管理体制不健全、网络安全隐患不容忽视。当前计算机技术仍处于发展之中,网络系统的安全都是相对的,从一些案件来看,一时看似“固若金汤”的安全防护措施可能很快就会被新技术所攻破,仅仅依靠技术防范很难抵御网络犯罪的入侵。现实中,网民对一般对网上银行、各种支付平台的安全性较为信任,但就实际而言,政府对网络的管理强度与电子商务的发展程度还不相适应,各种支付平台良莠不齐,并没有很好的纳入政府的监管范围,给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机。

    3、主管部门对融资平台缺乏有效监管,为犯罪留下空间。在经济转型时期,我国金融体制和治理结构不完善,金融主管部门对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等正规机构之外的融资平台缺乏有效监管,致使非法融资中介大量成立,成为引发金融犯罪的重要原因。

4、网络金融犯罪相较于传统金融犯罪隐蔽性强、存在侦查难、取证难等问题,公安机关打击难度较大,犯罪成本相对较低。网络作为独立于现实的虚拟空间,通过网络电子技术,可以突破地域、人员的限制,在短时间内实施各种形式的犯罪。在虚拟的网络空间内,唯一的记载就是转瞬即逝的电子脉冲,而电子数据的可变性、易改性,又使得网络犯罪呈现犯罪痕迹的抽象性和犯罪现场的虚拟化,网络犯罪的特性使得公安机关在发现、提取和保存证据时难度增大。而且,当前在打击金融网络犯罪方面缺乏有效合作,公安、检察、海关、金融等部门联系不够密切,未形成联动打击机制。

四、进一步打击和防范金融犯罪的建议

一是加强网络安全监管。网络金融犯罪的快速发展对传统的“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金融体系提出挑战,为适应新形式的要求,要建立、落实好与网络运营商之间的协作配合、监管机制,不断健全通信管理部门落实网站实名审核备案制,严把网站开通审批关,从源头上杜绝虚假网站的建立;要建立网络犯罪监管系统,实现该系统与金融监管机构的监管系统联网,这样便于侦查机关迅速发现犯罪线索或可疑信息,并利用各种现代技术建立跟踪或搜索系统,实现对网络犯罪的实时监视;建立金融违反犯罪司法与行政执法两法衔接的信息平台,便于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及时了解和掌握金融违法犯罪线索,形成合力共同打击金融犯罪和金融机构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犯罪。

是推进专业治理,强化金融领域司法保护。第一,要建立打击和防范涉众型金融犯罪的长效协作联动机制,相关部门要相互配合、互通信息、形成预防和打击合力。第二,强化涉众型金融犯罪风险研判,研究掌握涉众型金融犯罪的发案情况,积极探索和研究涉众型金融犯罪的作案手段、特点及规律,及时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积极促进矛盾化解,有效维护社会稳定。第三,建立金融法律政策研究机制,通过个案和类案研究,加强金融犯罪的情况分析、预测研究和经验总结,从而挖掘金融犯罪的规则、制度风险、管理漏洞,以进一步加强金融监控和金融法制建设。

三是公检法三机关密切配合,重拳出击,加大依法打击力度,以儆效尤。由于网络犯罪行为的隐蔽性、范围的广阔性和危害的严重性,在这类犯罪的处理中,对于网络犯罪的刑事管辖权、电子证据的效力以及金融犯罪与金融创新罪与非罪的把握上,应加强共同、形成共识,严密法网,共同打击。特别是对于非法集资活动涉及社会稳定等重大问题,公检法三机关需相互协作,形成打击合力,依法严惩造成严重危害的非法集资组织发起者、幕后策划者和多次参与者。通过深入剖析、广泛宣传及严厉惩处,打消违法犯罪分子躲避法律制裁的侥幸心理,遏制非法集资的继续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