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葛晓冬诉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网络虚拟财产侵权管辖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7-03-06

陈建志*

【裁判摘要】

1、网络公司扣除游戏玩家虚拟财产所引起的纠纷,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的违约与侵权之竞合,游戏玩家有权选择违约与侵权中的一种案由进行诉讼。游戏玩家选择要求网络公司承担侵权责任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规定,该网络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住所地,即被侵权人住所地依法管辖网络侵权纠纷,符合法律规定。

2、网络公司通过网络采用格式条款的方式与游戏玩家进行管辖约定,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十一条规定,采取合理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未采取合理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消费者主张管辖协议无效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原告葛晓冬,男,19741210日生,居民身份证号码321022197412100039,汉族,江苏省高邮市人,住高邮市南海路南海新村四区54201

被告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住所地在广州市天河区建中路59702a

法定代表人丁磊,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梁庭该公司员工。

   原告葛晓冬与被告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案,江苏省高邮市人民法院20151022日受理后,被告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向江苏省高邮市人民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认为本案属于合同纠纷,且双方当事人已约定管辖法院,若按侵权纠纷审理,也应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故本案依法应由约定管辖法院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管辖

江苏省高邮市人民法院一审审理查明:原告认为被告在其不知情与未授权的情形下扣除其角色下的游戏币,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要求法院判决被告撤销对原告账号的处罚、归还被扣除的游戏币、赔偿原告精神赔偿金400元。

江苏省高邮市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本案属网络虚拟财产之侵权纠纷,依法应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鉴于原告是通过其计算机终端感知和确认其在涉案游戏中的虚拟财产被侵害,故原告进行涉案游戏所使用的计算机终端所在地可以认定为侵权结果发生地,高邮市人民法院作为侵权结果发生地人民法院,行使管辖权并无不当,被告提出的管辖权异议并不成立。

综上,江苏省高邮市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第一百二十七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之规定,20151116日作出2015)邮民初字第01669民事裁定:驳回被告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所提的管辖权异议。

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不服一审裁定,向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请求撤销原裁定,将案件移送至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审理。具体理由如下:(1)本案属于合同纠纷,应适用游戏中所设的《最终用户许可协议》和《网易通行证服务条款》的管辖约定,由广州市天河法院管辖。(2)即使按侵权纠纷处理,本案属于财产性权益纠纷,根据民诉法规定,财产性权益纠纷同样适用协议管辖。

葛晓冬辩称:(1)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其提起侵权之诉是合法的,高邮市人民法院作为侵权发生地依法享有管辖权。(2)《网易通行证服务条款》对腾讯、新浪邮箱注册登陆游戏的账号(不存在于网易通行证系统里的账号)没有约束力,《网易通行证服务条款》与本案无关联性。(3)双方签订的协议系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提供的格式合同,同意后方能进入游戏,且设置了阅读时间,只能快速滚动阅览,对管辖条款也无任何提醒,无法选择其他管辖法院,有失公平,请求认定该管辖条款无效。高邮市人民法院依法享有对本案的管辖权,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二审审理,确认一审查明的事实。

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1)原审认定本案为侵权纠纷是否恰当;(2)被侵权人葛晓冬住所地是否为侵权行为地。

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

关于争议焦点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葛晓冬认为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在其不知情与未授权的情形下扣除其角色下的游戏币,侵犯了其合法权益,选择要求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承担侵权责任,符合法律规定,故原审法院认定本案为侵权纠纷,并无不当。

关于争议焦点二,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十一条规定,“经营者适用格式条款与消费者订立管辖协议,未采取合理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消费者主张管辖协议无效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通过网络采用格式条款的方式与游戏玩家进行管辖约定,网络游戏玩家如要参与该网络游戏,必须对该格式条款的协议内容选择接受,且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未采取合理方式提请游戏玩家注意该管辖条款,故葛晓冬以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未对格式条款中的管辖条款尽到提请注意义务,主张该管辖条款无效,法院予以支持。

其次,本案为网络侵权纠纷,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条规定,“信息网络侵权行为实施地包括实施被诉侵权行为的计算机等信息设备所在地,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住所地”,即本案中,该网络侵权结果发生地包括被侵权人葛晓冬住所地,因此,葛晓冬住所地所在的原审法院为该网络侵权行为结果发生地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原审法院作为该网络侵权行为结果发生地法院依法管辖该侵权纠纷,符合法律规定。综上,原审裁定驳回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的管辖权异议正确,应予维持。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五、第三十一条之规定,于2016年1月27日作出(2016)苏10民辖终15号民事裁定: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案例报送单位: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审独任审判员:王景

二审合议庭成员:周冰  吕露  陈建志

                 报送人:陈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