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学研究
无过错输血感染疾病归责原则分析
发布日期:2017-02-13

赵广才*

 2010年,刚出生8个月的毛毛在福建医大附属协和医院接受先天性心脏病手术治疗。手术以后,一直发烧。2014年,再次到协和医院治疗,检查发现艾滋病病毒(hiv)抗体阳性,后确诊为艾滋病。事情发生后,福建省卫计委组织专家进行调查,认为供血的福建省血液中心和实施手术的福建医大附属协和医院都不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综合考虑患儿父母hiv抗体检查阴性的结果,调查组专家认为毛毛因输注窗口期而感染的可能性极大。长期以来,对窗口期等无过错输血感染疾病群体的补偿,尚未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亦缺乏有效的政策救助

一、无过错输血的界定

所谓无过错输血,指的是医疗机构在没有故意或过失等主观过错的情况下,致使受血者感染其他疾病的行为。无过错输血致损的原因总结起来有以下几点:(1)检测试剂灵敏度造成的漏检;(2)病毒窗口期无法检出;(3)病毒基因突变。其中,检测试剂灵敏度造成的漏检、病毒窗口期无法检出是造成无过错输血感染的两大主要原因。所谓“窗口期”是指受现有的检测条件的限制,即如果已经受到传染病病毒侵袭的人员在此期间献血,该血液的筛查实验将呈现“未感染”的假阴性结果,这段期间在医学上被称为“窗口期”。而所谓“漏检率”,则是由于试剂灵敏度的限制所造成的,试剂不可能全部检出抗体、抗原阳性的标本,目前我国卫生部要求试剂灵敏度在95%以上。在血站以及医疗机构均没有过错的情况下,患者输入了“合格血液”导致感染其他疾病时,血站以及医院应适用何种归责原则,对此法律未有明确规定,由此而引发的争论也从未停止过。

二、无过错输血致损归责原则的分歧

一种观点认为,从保护受血者利益角度出发,应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比如肖鹏教授认为,“无过错输血感染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及公平责任原则,患者的损害无法救济或者救济不充分,这种规定无法体现法的公正性。无过错输血感染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不仅有利于建立降低输血感染的激励机制,而且能够通过保险分散风险的机制实行对患者损害的充分补偿。”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此时应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受血者因漏检或者窗口期血液导致的感染不应得到赔偿。比如1954年美国纽约因技术限制而漏检黄疸病毒致输血感染的perlmutter v. beth david hospital案和1979年美国华盛顿因技术限制漏检肝炎病毒而输血感染肝炎的fisher v. sibley memorial hospital案。两个案件均以医疗方不承担赔偿责任为结局。原因在于,法官强调,医疗方对风险的不可预见、不可作为、以及这种风险的不可避免。同时还认为,血液提供者的公益性,即血液来源几乎都是无偿献血,对于献血者不可能向对待有偿提供者一样进行追偿。

还有人则认为,此时应适用公平责任原则。理由是根据《民法通则》第132条的规定,即“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事实上,在社会实践中,很多法院也是按照这条规定来处理的。持此种观点的人认为,适用公平责任原则,“不仅有利于弥补患者的损失,而且可以安抚受害人的不满情绪。”

三、无过错输血致损应适用公平责任原则

血液是一个国家无可替代的战略资源,其供应关系到无数人的生命和健康,任何涉及血液的立法都不可能仅仅通过技术上的讨论得出结论,而必须在现有法律体系框架内,经过审慎而严谨的政策考量。在无过错输血感染疾病的案件处理中,面对的是一个两难的社会政策选择。一方面是必须尽可能的降低血液供应过程中的风险,而另一方面则是要尽可能的保证充足的血液供应。在这个政策选择的过程中,法律必须在两者之间维持一种微妙的平衡,去保证相对的公平。格美林说:“司法决定和判决体现的意志,其实就是法官依据正义的理念,并在利益衡量的基础上作出的公正的决定……

对于无过错输血感染疾病的情况,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加重了医疗机构和血站的负担,不利于医疗事业的发展,而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则损害了受血者的利益。在当事人双方均无过错的情况下,让任何一方单独承担损失都是不合适的,更何况,在社会保障水平不高的我国。

而公平责任原则的适用,由各方分担责任,不至于过重地增加医疗机构及血站的负担,同时也对患者的损害起到了一定的补偿作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医患之间的矛盾冲突,对于无过错输血感染疾病的纠纷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公平责任原则的适用平衡了三者的利益,这是基于我国目前无过错输血感染疾病纠纷案件救济途径的现实,从政策考量的角度做出的现实选择。

四、适用公平责任原则的现实困境

公平责任原则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受血者的利益,缓和了受血者的部分困境,但在法律规定上却存在缺失,主要原因在于:一是《侵权责任法》第六十条规定了医疗机构免责的情况,即医务人员在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下已经尽到合理诊疗义务或限于当时的医疗水平难以诊疗的,医疗机构不承担赔偿责任;二是2002年《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33条第4款也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属于医疗事故:……(四)无过错输血感染造成不良后果的。”这一规定明确将无过错输血感染疾病排除在医疗事故之列。二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57条对适用公平原则的条件作了限制,即“当事人对造成损害均无过错,但一方是在为对方的利益或者共同的利益进行活动的过程中受到损害的,可以责令对方或者受益人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输血感染疾病显然不符合“一方为对方的利益或者共同的利益进行活动的过程中受到损害”这一前提条件。三是《侵权责任法》并没有规定输入“合格血液”感染疾病适用公平责任原则,这是在司法实践中适用公平责任原则解决合格血液致损纠纷案件中的最大法律障碍。综上,无过错输血感染疾病适用公平责任原则,在我国现行法律体系中有其先天不足。

通过诉讼渠道获得救济,对于输血感染疾病的患者来说,时间太长,过程太艰辛,付出的成本太高昂,但获得的补偿却是杯水车薪,特别是无过错输血感染的受血者,还有可能得不到补偿,极不利于受血者正当权利的维护。因此笔者认为可以通过两个途径寻求解决受血患者的感染赔偿问题,第一,是建立大范围的输血感染特别是无过错输血感染保险,由保险公司,换句话说,由社会来分散损害;第二,是政府建立输血感染疾病专项救助基金,对于无过错输血感染进行适当的补偿,减轻受血者的经济压力。

五、无过错输血感染疾病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

为了维护无过错输血感染的受血者的正当权利,笔者认为,可以通过两个途径寻求解决受血患者的感染赔偿问题,第一,是建立大范围的输血感染特别是无过错输血感染保险,由保险公司,换句话说,由社会来分散损害;第二,是政府建立输血感染疾病专项救助基金,对于无过错输血感染进行适当的补偿,减轻受血者的经济压力。

(一)建立无过错输血致损的社会保险体系

我国对无过错输血感染推行保险机制的探索在不断的进行,1996年上海市献血办公室自筹资金,为因输血感染丙肝者保险,金额为6万元,1998年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面向受血者试点推出了“输血、献血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和“输血安全短期意外伤害保险”;2000年南京市血液中心作为投保人为每一袋血液出资投保,受血者用血后一年内因输血感染丙肝的将得到至少3万元的赔偿2003年太平洋人寿推出“怡康”、“益康”两款重大疾病保险,包含“输血导致的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感染”;2006年上海、南京等地的政府拨资建立血液制品保险基金,只要确定是无过错输血感染丙肝,就可以直接从保险公司获得一定的经济补偿。

但上述保险的推行并不如意,没有发挥应有的补偿机制的作用,主要原因在于我国还未形成全民保险的意识,有些医疗机构或者医务人员不乐意购买;受血者也认为感染毕竟是小概率事件,没有必要购买;所涉险种也存在承保范围小、保险期间短、补偿数额有限等限制;对于保险公司而言,则有操作程序复杂、收益较小致积极性不高的问题。因此,应加大宣传,提高血站、医疗机构及受血者输血感染风险意识,将保险分散风险、求偿较快捷的优点多多普及;同时,应引入更灵活、任意性更强的保险,满足投保人的个性需求;最后,笔者认为,可成立一般的商业保险与必要的输血强制责任险相结合的保险制度,扩展保险赔偿的资金来源,从而调动保险公司设立此险种的积极性。

(二)建立政府专项救助基金

虽然输血专项保险可以分散风险,比诉讼索赔也更便捷,但该保险因概率小、参保人数少、成熟度较低、操作难度大,且保险公司从利己营利角度考虑,对涉足这一领域的保险积极性不足,因此保险普及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完善。目前为止最便捷的方式就是政府建立输血感染赔偿专项救助基金,履行其政府职能。

由政府建立专项救助基金最早源于1985年法国的“输血感染事件”,因输血中心的负责人玩忽职守让污染的血液进入医疗机构,致使1200名患者输血后感染其他疾病,导致法国政府的信任危机,政府为了缓解压力,建立政府输血感染补偿基金,对受血者进行全额补偿。建立同样制度的还有韩国和日本等。而建立此制度最关键的三个问题在于:一是资金来源;二是申请条件;三是补偿额度。

笔者认为,输血感染其他疾病,使得本来就承受巨大医疗费用的患者家庭雪上加霜,因此,若想真正缓解患者的治疗压力,救助资金必须充足且广泛,因此,该资金应当大部分来源于政府的财政支出,同时还可以吸纳部分社会资金,比如民间慈善组织以及社会捐款等。关于申请条件,应当限于医疗机构或者血站无过错,即如果是血站或者医疗机构在采、输血过程中存在过错,那么受血者可以向其主张损害赔偿责任。关于补偿限额,笔者认为,政府专项救助基金的主要作用在于补偿,目的在于缓解受血者的治疗压力,因此应有上额限制,防止资金短缺,保障基金的良性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