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院要闻
【法院动态】扬州中院和宝应法院联合发布调解典型案例
发布日期:2018-09-26


编者按

蔡春道调解中心运行一年以来,累计接待来访群众6000余人次,调处矛盾纠纷1138件。日前扬州中院和宝应法院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从调处的矛盾纠纷中选取五个具有代表性的调解案例向社会发布,展现了蔡春道调解中心在调解各类纠纷中发挥的作用,本着“调纠纷、减诉累、解民忧”的宗旨,真正做到“便民、利民”。


【典型案例一】

马某等诉童某追索劳动报酬纠纷案

案情简介:

2018年春节前夕,马某等九十多名农民工因包工头童某拖欠其工资无法过年,情绪激动,集体前往县政府上访。为此,宝应县司法局及法律援助中心遂向宝应法院求助,希望能共同化解此纠纷。

调解过程及结果:

宝应法院接报后,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由立案庭负责人与蔡春道调解中心组成工作组,发挥多元化解机制的作用,与县司法局及法律援助中心共同调解此纠纷。经过多方努力,终于在除夕前夜找到了包工头童某及其挂靠的某建设公司的负责人。2月15日除夕一大早,又召集双方到蔡春道调解中心进行调解,经过不懈努力,终于达成了诉前调解协议,并现场发放农民工工资共计三十余万元。直至下午3时,农民工才陆续离去,尽管此时干警们身心疲惫、饥肠辘辘,但是想到农民工兄弟终于可以高高兴兴回家过节了,大家都十分欣慰。

评析

随着劳动用工制度的不断完善,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得到了有效遏制,但是,因建筑工程层层转包而发生的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现象却仍然屡禁不止。该类案件一般具有群体性、复杂性,双方对立情绪大,矛盾易激化及社会关注度广等特点。为及时化解该类纠纷,减轻务工人员的诉累,维护广大农民工的合法权利,构建和谐稳定的劳动关系,蔡春道调解中心充分地发挥了多元矛盾纠纷化解机制的作用,让欠薪的农民工及时拿到血汗钱,确保辛劳一年的农民工过上一个安定、祥和的春节。

【典型案例二】

陈某诉王某侵权责任纠纷案

案情简介:

2018年3月21日,陈某到曹甸法庭起诉王某。陈某称,王某的父亲早已去世,后来母亲改嫁,生下陈某。陈某与王某在一起生活了近十年,后来,陈某随父母离开了王家。在其母去世时,兄弟二人约定母亲单独安葬。安葬后,王某在陈某不知情的情况下,在母亲的碑上加上了王某父亲的名字。陈某在一次扫墓时发现母亲的碑上有王某父亲的名字,便砸了墓碑,兄弟反目,故陈某诉至法院。

调解过程及结果:

曹甸法庭受理本案后,及时启动多元化解程序,由蔡春道调解中心驻曹甸工作站的人民调解员朱连喜同志负责调解。老朱及时约谈了两兄弟,耐心地倾听了他们各自的意见和想法。在稳定双方的情绪后,老朱就亲情和法理之间的联系与区别进行了解释,耐心细致地劝说疏导,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又邀请当地村委会治调办同志共同做两兄弟的思想工作。通过不懈努力,终于使王某意识到了自己的鲁莽,哽咽道如果过世的老母亲知道了他们兄弟二人因此事不睦也一定会伤心失望,陈某也表示自己的行为很冲动,有话应该好好说。王某当场表示放弃在母亲的碑上加刻其父亲的名字,兄弟二人握手言和,冰释前嫌。

评析

家庭纠纷案件看似简单实则不然,若不能妥善处理不仅影响家庭和睦,也会对社会造成较大的负面影响。人民调解员带着对当事人的真挚感情,怀着对当事人解难题、办实事的愿望去做调解工作,为调解成功形成了良好氛围。后又启动联动调解程序,会同当事人住所地村委会治调办同志,共同分析案情,制定调解方案,情法交融,以情解纷,为调解成功打下坚实基础。使双方当事人思想上均受到触动,再借机通过耐心细致地做工作,最终成功调解结案,血浓于水的亲情得以延续。

【典型案例三】

徐某诉朱某某排除妨害纠纷案

案情简介:

2018年5月17日,徐某到氾水法庭起诉朱某某,称两家在同一个生产组,且是前后邻居关系,朱某某家的房屋坐落于他家房屋的东南角。几年前,朱某某在徐某外出打工期间,在自家房屋的西北角修建了厕所,该厕所距徐某家的一面墙仅4.1米。如今,徐某外出打工归来,认为朱某某家的厕所气味会飘散至自己家中,且蚊蝇滋生,对他家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因此,徐某诉至法院,要求朱某某排除妨害,拆除自建厕所。

调解过程及结果:

由于该案为相邻权纠纷,符合诉前调解案件的受案范围,故氾水法庭在案件受理之初,便将该案转入诉前调解程序,由蔡春道调解中心驻氾水工作站的人民调解员张明光同志处理。在诉前调解过程中,双方当事人情绪激动,各执一词,寸步不让,调解工作陷入僵局。为此,老张决定到现场走访,了解实际情况。在调查过程中,老张了解到朱某某家的厕所大约是在七年前修建的,根据现场调查及朱某某提供的集体土地建设使用权证来看,其修建的厕所确实在自家宅基地范围内,并未阻碍公共道路通行。经该村的村支书介绍,徐某与朱某某两家积怨已久,徐某坚持认为朱某某家的厕所对自家的生活造成了影响,有碍“风水”。为此,老张在掌握了具体情况,明确了是非后,邀请村委会、镇政府同志共同来做双方工作,并详细讲解了有关法律规定。最终,徐某同意朱某某在厕所位置不变的情况下,通过加高厕所墙壁、进行内部改造的方式来减轻影响。双方握手言和,这一持续了七年之久的矛盾终于得到了妥善化解。

评析

近年来,法庭受理的相邻权纠纷逐渐增多,案件争议双方当事人大多是朝夕相处的邻居,双方如发生纠纷很容易激发矛盾,甚至引发争斗,从而影响家庭和睦及社会和谐稳定。通过人民调解员耐心细致的劝说,以情动人,多次组织双方当事人“面对面”协商、“背对背”调解,并主动联系村委会、镇司法所等基层组织的工作人员多方参与化解矛盾,最终该纠纷得以成功化解,同时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典型案例四】

王某某诉徐某某不当得利纠纷案

案情简介:

2018年6月5日傍晚,王某某与徐某某前往宝应法院立案大厅进行法律咨询。王某某称自己乘坐了徐某某的出租车,下车十分钟之后,发现自己将钱包落在了出租车上,随即联系徐某某,经过几番波折终于联系到他。王某某称自己钱包里有1万多元现金,但出租车司机徐某某说钱包并没有落在自己车上,双方各执一词。由于没有相应的监控和其他证据,双方僵持不下,王某某将徐某某的车子扣在自己家里几天,矛盾进一步升级。

调解过程及结果:

该案涉诉标的较小,案情符合诉前调解的案件范围,在立案庭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双方来到蔡春道调解中心进行诉前调解。蔡春道同志在了解事情经过后,发现该案纠纷虽小,但若不能及时妥善处理,将会加深双方当事人的矛盾,也会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本着“调纠纷、减诉累、解民忧”的宗旨,老蔡耐心地向双方当事人讲法律、讲道理、讲后果,慢慢地双方情绪也平静下来,相互谅解,并达成调解协议,由出租车司机徐某某当场补偿王某某2500元,徐某某随后将车子从王某某家开走,至此,该起纠纷得以妥善处理。

评析

立案阶段运用多元调解,通过分析事理、运用清理及讲明法理的方式,促进当事人把“和为贵”的相互理解、相互包容的道德理念融入到纠纷调解的过程中。多元调解具有便捷高效、方式灵活、成本较低的特点,完善诉调对接机制,将争议较小,案情简单的案件通过调解的途径一揽子、一次性化解纠纷。调解员利用自身专业优势,在法律的框架内引导当事人作出共赢的选择,力促法律关系明确、双方争议不大的案件尽早化解,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典型案例五】

张某某诉刘某离婚纠纷案

案情简介:

2018年3月19日上午,张某某与刘某来到宝应法院起诉离婚,立案庭的工作人员进行立案时发现张某某的妻子刘某眼中含着泪水,考虑到双方对离婚意见可能不一,为了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便引导两人先前往蔡春道调解中心进行调解。

调解过程及结果:

蔡春道调解中心的人民调解员胡安选同志接待了双方当事人,他耐心听取了双方对于离婚的意见,在双方均表示同意离婚后,按照当事人协商好的相关事宜,制作了离婚协议。但是将要签字时,老胡忽然发现刘某脸上露出痛苦委屈的表情,并不情愿签字,于是立即向刘某进行询问,刘某哽咽道自己罹患重病,孩子尚未成年,自己虽然对婚姻有所失望,但是仍然对夫妻和好存在期许。老胡听完刘某的陈述后让其先回家,并留下张某某谈心。老胡语重心长地对张某某说道刘某不远千里远嫁到他家,为他生儿育女,辛苦操持,现在身体也患病,夫妻之间遇到困难本应同甘共苦,而非逃避,希望张某某能再次慎重考虑离婚一事。两天后,夫妻二人再次来到调解中心,张某某向老胡道谢,并称自己认识到了错误,婚也不离了,今后将会与妻子好好过日子,共同努力把生活过好。经过老胡的悉心调解,一桩濒临解体的婚姻得以及时挽回。

评析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关系的和谐是社会和谐的基础,婚姻家庭纠纷因涉及到情感纠葛,对簿公堂往往会难以挽回。与诉讼程序的对抗性相比,调解更有利于修复夫妻之间的感情裂痕,促进家庭和睦。调解中心对前来立案的当事人同意调解的,即进行诉前调解,通过调解,对于确无和好可能的婚姻,引导其进入诉讼程序。对于有调解和好可能、能够修复婚姻关系的情况,调解员会尽力帮助他们去挽回婚姻。婚姻家庭纠纷更要充分发挥调解的优势,在纠纷化解过程中,多一些体谅互让、多一些家庭温馨,努力让双方当事人在调解的平台上达成一致意见,于双方、于家庭、于社会都具有更加积极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