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院要闻
【案例速递】保险公司按事故责任抗辩,法院认定免责条款无效
发布日期:2018-01-12

案情回顾

2016年4月27日7时许,阮某驾驶私家车在扬州市区与案外人季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发出碰撞,致季某受伤,两车受损。事发后,扬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二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阮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季某承担次要责任。阮某为其车辆在扬州某保险公司投保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机动车损失保险等,并附加不计免赔,机动车损失保险的保险金额为385200元,保险期间自2015年7月29日至2016年7月29日。阮某的车辆损失经保险公司认定为13500元。另阮某车辆发生施救费180元。

保险公司虽对阮某的车辆损失13500元没有异议,但却认为事故认定书认定阮某负事故主要责任,承担事故次要责任的季某对阮某的车损应承担30%的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只能承担阮某车辆损失的70%;另外,在保险公司投保的客户每年享有一次免费的施救,如阮某通知保险公司施救就不会产生施救费用,其不同意赔付施救费。

法院审理

阮某投保的机动车发生的交通事故损失,属于讼争机动车损失险的保险责任范围,保险公司应依法依约进行赔偿。因车辆损失险是一种损失补偿保险,被保险人获得赔偿的依据是其实际损失,而非其承担的赔偿责任。保险条款规定“保险人依据被保险机动车驾驶人在事故中所负的事故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的规定不符合保险法理,不符合缔约目的,有违反公平原则,应当按照《合同法》第四十条及《保险法》第十九条的规定,认定为无效条款。保险公司据此要求只承担阮某70%的车辆损失,依法不予采纳。阮某车辆受损后,发生的施救费用合理,其是否申请保险公司免费施救并不限制其主张实际发生的合理施救费用,故阮某车辆发生的施救费依法予以支持。遂判决保险公司赔付阮某保险费13680元。

法官提醒

对于保险免责条款,即便保险人订立保险合同时向投保人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但若符合《合同法》第四十条、《保险法》第十九条规定的条件,应当认定这类保险免责条款无效。一些机动车损失保险条款的赔偿处理中规定,保险人依据被保险机动车驾驶人在事故中所负的事故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因此,保险人往往以保险车辆驾驶员在事故中无责任的,保险人应予免责;驾驶员在事故中负全责的,保险人全赔;驾驶员在事故中负一定责任时,保险人按比例赔偿。即驾驶员事故责任越大,保险人赔付比例越高。按责任比例进行赔付是第三者责任险的基础,而车辆损失险是一种损失补偿保险,被保险人获得赔偿的依据是其实际损失,而非其承担的赔偿责任。故关于驾驶员在交通事故中无责任则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的保险免责条款应认定为无效。

素材源自广陵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