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院要闻
【案例速递】一口唾沫一个钉!
发布日期:2017-08-14

人生天地间,靠诚信立身;行走江湖,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信”字。民谚叫做“一口唾沫一个钉”。法律术语叫“禁反言”。不诚信,偷奸耍滑,最终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今天的故事主角,就是这样一个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主。列位,且听小编细细道来。

上回 贪字作祟 宇文海瞒天过海

2013年7月,浩天公司资金周转不灵陷入困境,情急之中向富人宇文海借款600万元。怎奈杯水车薪,加之经营不善,无力回天。浩天公司到期不能归还借款。宇文海便向广陵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浩天公司返还借款。

庭审中,浩天公司提出抗辩称,公司曾经根据宇文海的指令,在2013年7月至2013年10月期间分十次一共转账174.6万元给第三人慕容寅,这部分已经还掉的借款应该抵消扣减诉讼标的。但是宇文海在诉讼中却不予认可,一口咬定他并未作出该指令,浩天公司分文未还。

因为没有其他证据证明该事实,广陵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最终没有采纳浩天公司的主张。判决要求浩天公司全额归还所借宇文海的借款600万元。

中回 巧舌如簧 慕容寅险脱干系

2015年2月,浩天公司破产。宇文海便依据上述广陵法院判决书向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破产清算组发现,浩天公司曾向慕容寅支付过174.6万元,而该项支出并没有合法依据。那么,这个钱究竟缘何会打给慕容寅?清算组决定,以不当得利向法院起诉申请应予返还。

官司一件接一件。这起案件在一审法院开庭审理。慕容寅在庭审中辩称,浩天公司是根据宇文海指令将174.6万元转给自己的,自己接收该款有依据。并且,在扣除宇文海向自己借款应偿还的本息后,他已经分别于2013年9月、11月将80万元、50万元共计130万元转给宇文海,因此自己并没有不当利益所得。此时宇文海再次出现在庭审现场,这次他摇身一变,以证人的身份证明他曾指示浩天公司向慕容寅转账打款,应驳回浩天公司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在广陵法院审理宇文海与浩天公司等民间借贷纠纷案中,浩天公司主张受宇文海指示向慕容寅汇款,因宇文海不认可而未予认定。本案中慕容寅主张指示收款,宇文海亦承认指令浩天公司向慕容寅汇款并向浩天公司管理人申请调减申报的债权数额,足以推翻前述判决所确认的指示付款不成立之事实。慕容寅取得该款有合法依据。并且未从中谋取不当利益。所以慕容寅接受浩天公司汇款不构成不当得利。

浩天公司再次败诉。

同一个事实,却前后说法不一,解释不一,带来两种不同的判决结果,而且都是对本公司不利。究竟哪个说法才是真实的?浩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扬州中院提起上诉。

 

终回  天理昭昭 “禁反言”自食恶果

该案主审法官对该案进行了全面审查,合议庭审理后认为,虽然在本案一审期间宇文海又承认指令浩天公司向慕容寅汇付174.6万元并向浩天公司破产管理人申请调减申报的债权数额,但其言行并不足以推翻生效判决所确认的事实:1、在前诉中宇文海已经明确否认有过“指示还款”;2、在浩天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后,宇文海凭前诉生效判决向破产管理人申报了全额债权,这也进一步证实了宇文海否认曾有过“指示还款”的行为;3、本案的处理结果与宇文海存在重大利益关系,宇文海在前诉中否认指示还款是为了获得浩天公司的全额清偿,但由于浩天公司目前已处于破产清算状态,其在本次诉讼中又主张将174.6万元在其申报的债权中直接抵消,这明显将有损于其他债权人利益,其主张抵销的效力有待商榷。此外,由于广陵法院是以宇文海否认指示还款为依据做出了民事判决要求浩天公司全额偿还债务,故若在本案中以宇文海所作出的相反言行为依据否认生效判决所确认的事实,同时也就否认了生效判决主文的正确性,而这必须以撤销生效判决为前提。由于目前该民事判决仍然处于生效状态,故一审法院认定生效判决所确认的事实已被推翻依据不足,应予纠正。

慕容寅取得174.6万元利益无合法依据,浩天公司也确因此损失了174.6万元,故慕容寅应付返还义务。判决撤销原审法院判决;慕容寅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浩天公司返还174.6万元和给付相应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