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院要闻
【基本解决“执行难”专题】邗江法院:跨省执行,当地法院鼎力支持,40分钟“拿下”8辆大巴
发布日期:2017-08-16
    自最高法院、省法院召开推进“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动员大会以来,全市两级法院迅速行动、攻坚克难,紧紧围绕工作目标,全员组织发动,全面贯彻部署,取得阶段性成果。扬州中院开设“基本解决‘执行难’”专栏,不定期发布扬州全市法院执行工作动态。今天就跟着小编了解一下邗江法院执行工作。
    河北省石家庄九州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九州汽车),拖欠扬州亚星客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亚星客车)购车款数百万元,法院判决生效后,九州汽车迟迟不肯归还购车款,亚星客车去年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执行局介入后,九州汽车依旧没能兑现承诺。

   本月15日,来自邗江法院的30名警力兵分两路来到河北省石家庄市,成功执行涉案单位名下汽车8辆。


现场直击
30名警力跨省执行 
40分钟“拿下”8辆涉案车

    15日中午12:05分,随着此次行动的现场总指挥——邗江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张玉群一声令下,两组执行人员同时展开了行动。

    记者跟随第一小组来到位于石家庄市某公司门口的停车场这一执行现场。由于事先已经做了详细调查,在这一现场共有3辆可执行的车辆,执行法官到现场后依法进行各项手续,并对要对车子进行扣押。

   由于被查封的车辆是锁门的,也没有车钥匙,这时候,执行“后勤保障队”就出马了,他们采用破拆、开锁等工具进行开门,大概用了3分钟。随后采用相关手段给车子打火。

    就在这时,一辆敞篷车从厂区内朝着大门口的停车口驶来,车上有6个人,从远处看,穿着保安制服。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现场。“你们是干什么的?”其中一个带头的男子问。
    
    “我们是江苏扬州的执行法官。”张玉群率先发话。

    当带头男子想继续发问,并试图靠近被执行车辆时,张玉群向对方“喊话”,让对方不要阻挠法院依法执行公务,其他执行法官也向几名男子出具了法院的相应文书和手续等。
    
    “车子是帮我们公司接送员工的,你们开走车子,我们得向公司领导汇报。”一名穿保安制服男子,边说边开始打电话。

    张玉群等人把带头男子喊到一遍进行谈话。没有带头人的命令,现场,其他男子并没有做出出格行为。

    从执行人员进入现场,到成功将3辆车驶离现场,仅用40分钟,就在第一组顺利收官时,记者了解到,第二组在另一执行现场,在石家庄当地的藁城区法院、开发区法院执行部门的大力配合,也顺利已将5辆车执行完毕。

通力合作
江苏高院和河北高院高度关注
当地法院协助配合

    记者了解到,此次被执行的九州公司提供汽车服务,石家庄当地一家有相当规模的大企业就和九州公司有合作,该公司的不少工人就由九州汽车公司的车接送上下班,如果执行中稍有不慎,极有可能引发群体事件,而且跨省执行本来就有诸多困难,为了确保此次执行顺执行,邗江法院执行局向该院领导以及扬州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领导进行了详细地汇报,扬州中院和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也进行了汇报,得到了江苏省高院的大力支持。
    
    随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了沟通、协调,并且得到了大力支持。13日,张玉群带领邗江法院执行局法警中队中队长汪军等人就已经赶到了石家庄,就该案和河北省高院、石家庄中院和属地基层法院进行协调,请对方依法给予协助执行,最终得到了三级法院的鼎力支持。

    所以在昨天的执行过程,第二执行组就有当地法院派出警车、警力协助扬州法院进行执行。

权衡利弊
避免正面冲突
趁午饭间隙“迅雷”出击

    为了保证此次行动的顺利进行,邗江法院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

    14日一早7点,记者跟随“大部队”一同乘车,赶往石家庄,行程接近1000公里,大巴车路上行驶超过12小时,晚上7点多,才抵达驻地。
    
   在大家简单吃完晚饭,做了稍许休整后,晚上9点,张玉群和副局长刁安心、法警中队中队长汪军等人,开始根据当天下午他们“侦查”到的最新情况进行通报和汇总,争取商量最稳妥、最科学的方案。
    
   执行法官们了解到,涉案车辆早上接完工人上班后,3辆会停在场门口停车场,5辆会停在路边,傍晚的驾驶员才会去开车,送工人下班,中间这段时间,没有特殊情况,是不会有人去动车的。如果选择在上午或者下午行动,一旦执行人员和司机等人正面接触,极有可能遭遇阻挠,或者暴力抗法,甚至引发群体性事件。经过反复商量,并且向扬州“指挥部”汇报,最终确定了中午工人都去吃饭、司机也不在场的间隙,“迅雷出击”。

    中午11点,执行人员开始吃午饭,随后各自整理装备向执行现场进发。记者和执行人员坐在同一辆车,记者注意到,大家的精神头儿都很足。
    
    张玉群告诉记者:“出动了这么多警力,跑这么远的路,做了这么多工作,大家都卯足了劲儿,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给申请人一个交代,维护法律的权威!”

事后反响
车子被扣后
九州公司主动要尽快偿还欠款
 
这是一起什么案件呢?事情还得从2015年的官司说起。    

    亚星客车起诉九州汽车的这起买卖合同货款纠纷案,邗江法院于2015年8月14日立案受理,分别于2015年10月13日、2016年3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两次开庭,作为被告的九州汽车经邗江法院合法传唤,但是都未到庭。
    
    邗江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8月28日,亚星客车(卖方)与九州汽车(买方)签订《买卖合同》一份。合同约定:买方向卖方购买某型号客车12辆,单价45.2万元,总价542.4万元,卖方于合同生效且定金到账后30天交货;买方于2013年8月28日前交付48万元作为定金,在合同成立生效后可以抵作购车款;首付30%,必须在提车前至少提前10个工作日支付完毕;余款采用三年期银行按揭方式;买方保证按期支付本合同约定的货款,不得以任何理由拖欠;逾期不付,逾期部分卖方按每日万分之五加收逾期付款违约金。同日,九州汽车向亚星客车支付定金48万元;2013年9月30日,九州汽车向亚星客车给付6.24万元。同日,亚星客车向九州汽车交付上述型号客车12辆。

    上述《买卖合同》签订后,九州汽车向银行申请贷款,但未获批准。

    2014年5月,就九州汽车尚欠亚星客车90%购车款即488.16万元,亚星客车制作分期还款计划表:总计3年36期,利率7.38%,按月等本还款。
    
    尽管后来,九州汽车进行了部分还款,但是还是欠了亚星客车很多钱。
    
    经审理,法院认定九州汽车构成违约。九州汽车经邗江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系对其举证、质证等诉讼权利的放弃,法院依法可以缺席判决。2016年5月12日,邗江法院判决,九州汽车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给付亚星客车货款377万余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10万余元。

    2016年7月1日,亚星客车向邗江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后邗江法院将九州汽车名下的34辆大客车进行查封。之前出庭没露面的九州汽车,2016年10月派人主动来到法院,提出希望法院能对部分大客车解封,愿意先还亚星客车80万元,不过后来又没了动静。
    
    为了保障申请人的合法利益,维护法律权威,才有了这次跨省大执行。

    在将8辆车依法扣押后,张玉群和九州公司相关负责人取得联系,告知他们,法院已经依法扣押了8辆车,下一步还将依法进一步采取相关措施。九州公司负责人表示,希望法院不要继续扣押其他车辆,并将主动联系亚星客车,偿还购车款等款项。 

  
来源:邗江法院、扬州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