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媒体播报
2016年9月20日《人民法院报》A4版:中秋佳节,看法院围堵“老赖三兄弟” ——江苏扬州法院集中执行现场扫描
发布日期:2016-09-20


本报记者 朱 旻 本报通讯员 黄 燕 沈兆明

        中秋佳节夜,阖家团圆时。中秋假期本应当是亲朋好友欢聚一堂,把酒言欢的好日子,但有一群人却不能好好过节,他们就是奔波在执行一线的法官们;还有一群人也不能过节,他们就是执行法官们千方百计要找的“老赖”们。9月16日,江苏扬州市两级法院中秋集中执行活动拉开帷幕。

    清晨5时30分,天还没亮,扬州中院和广陵、邗江、开发区法院联合执行大队来到市区某小区的别墅区,将“老赖三兄弟”所住的16幢2至4号的别墅门堵了个严实。“快开门!我们是法院的!”

    话说这一大家人共有“富贵平安”四兄弟,所住的四幢别墅也分别按照年龄自东向西排列,看上去非常气派。其中老二某贵61岁,老三某平57岁,老四某安53岁,三兄弟从包工头做起,发展到自己承包工程,参与扬州多个知名小区的建设,算得上当地较早的一批有钱人。

    几年前因投资失败,三兄弟大量借款无法偿还,以致成为如今的“老赖三兄弟”。据了解,这三兄弟在扬州两级法院共涉及民间借贷、金融借款等案件30多起,涉案金额约2亿元,至今已经拖了三年,债权人反映强烈。

    5时45分,老二某贵家的别墅最先开门,“我们一分钱也没有,你们搜吧。”某贵一头银发,微胖,衣着干净得体。执行人员出示了相关证件,并进行了搜查。某贵看上去很淡定,“家里现在生活费都拿不出了,卡上的钱都不超过3万,最值钱的就是个电视机。”

    就在4分钟后,老四某安所住的别墅也打开房门,身材瘦削的某安摊开双手表示:“我们也有问题要反映呢。”随后,某安拿出厚厚一摞债权债务材料,放进一个袋子中,准备带到法院配合调查。某贵和某安家的布局几乎相同,都是一幢两层小楼。三个“老赖”所住的别墅,都登记在子女的名下。

    在某平家的别墅门口,法院执行人员持续敲门,并隔着窗户表明身份,某平家里始终没有回应。最终执行人员打电话喊来开锁师傅。6时29分,开锁师傅终于将房门打开。某平的爱人非常不满,“这么早,你们怎么不在上班时间来啊?”某平的儿子也阴着脸下楼坐到沙发上,跷起二郎腿点了根烟说道:“你们在这儿的,都把证件拿给我看。”

    “我们这是正常执法,有搜查令。”执法人员强调。某平之子并不配合,最终被执法人员控制。

    十多分钟后,一大家子4个男人到了扬州中院执行局。工作人员拿来了包子和豆浆,让“老赖”们先吃早饭。

    随后,执行人员将相关情况向“老赖”们做了通报:“你们三兄弟的欠债金额,初步统计下来有近两个亿。”“两个亿!加起来也没有两亿啊?”老四某安显得非常激动,对这个数字表示质疑。

    执行人员随即逐笔向其核实欠债金额,“你欠某银行一笔500万、一笔700万,还有某银行的1200万……”就这样一笔一笔算下来,仅他一人所欠的债,还没算完就高达5000多万元。“我也很伤心,工程款要不回来,光是外面的利息,就还了几千万了。”某平激动地说。

    三兄弟随后称,将尽快出售位于连运小区的一处上万平方米的房产。某贵说:“我们三个兄弟都商量好了,把房子卖掉来还债。”据初步估计,该房产估值过亿,此前已经以8000多万元的价格抵押给了债权人。
 
2016092004人民法院报.pdf